钟全斌的板书如精密图纸。钟全斌的板书如精密图纸。

  厦门网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记者林娟陈梦婕)

  画骨精湛,来厦任教

  “厦门医学院请我去当老师?到解剖室教画画?”……几年前,当厦门医学院向钟全斌抛来橄榄枝,他第一个反应是“会不会搞错了”。一直在台湾树德科技大学教授设计学,钟全斌和医学本无交集。厦门医学院找到他,是因为他在网络上一段徒手绘人体骨骼图的视频。

  钟全斌视达·芬奇为偶像,后者一生共解剖和观察了30多具人体,并有不少手绘人体解剖图存世。于是,作为绘画基本功练习,钟全斌也临摹了大量人体解剖图。三星公司因此邀请他在新产品上画骨骼,以显示产品的灵敏度。这段花费两小时临摹达·芬奇名画《鲁特鲁维人》的视频,被浓缩成40秒的广告片,红遍网络。钟全斌因此成了网红,也成了厦门医学院招贤纳士的目标。

  打动钟全斌的,是厦门医学院的三点理由。首先,学校希望学生通过人体素描,将各个部位结构的知识点内化为长期记忆,避免“大一学了大五忘了”。其次,画得一手好图有助于医生执业,譬如可以用图例向病人说明病情,减少医患矛盾,也便于与其他医生交流讨论。第三,技多不压身,日后写论文画插图,医生可以自己上阵。于是,尽管岛内医学院从未开设类似“人体形态素描”的课程,钟全斌仍决定跨海一试。

  2016年,“人体形态素描”正式开课,厦门医学院给了钟全斌两间画室。为了教临床医学学生画好骨骼、肌肉和内脏,他专门自学了解剖学名医的课程。在一般人心生畏惧的解剖实验室里,对着遗体捐赠者的“大体”,他一画就是几个小时。

  教学中,钟全斌逐渐了解校方的良苦用心。“画画是观察和描绘的过程,假如一个事物有100个特征,你能撷取多少到脑海中再画出来,这种‘输入’和‘输出’最有利于长期记忆。并且,在画出内脏、骨骼、肌肉后,还要批注各个器官的用途,这无疑能帮助学生对人体有更深刻的认知。”他说。

熟能生巧,还有妙招熟能生巧,还有妙招

  “老师,我就是因为不会画画才来读医,没想到读医还要画画。”初闻学生“绝望的心声”,钟全斌有点哭笑不得。但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学生,“人体形态素描”不需要天分,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加上持之以恒地练习。

  钟全斌说,自己也不是天才,即使当上老师,课外也会坚持每天至少做一张手绘练习。他解释说,刚开始画,用的是左脑的逻辑思维,熟练之后,就要靠右脑的直觉思维,“每画一次,手的细胞仿佛就会记忆一次,久而久之也就熟能生巧”。

  教授人体绘画,钟全斌还有自己的妙招——他喜欢手把手带着学生画,一边介绍肌肉、骨骼结构,一边示范明确的绘画步骤。“首先,在面部画一个十字线;然后,眉骨、鼻骨、嘴、眼睛等按照比例定好位置……”他偏爱以古希腊雕刻家菲狄亚斯奠定的人体最美比例来画人体,即八头身、半身四格、手掌与头高比例为0.7到0.8之间……

  凭借对艺术史的熟稔,钟全斌在课堂上经常穿插介绍西方艺术史的知识。譬如,画寰椎(即第一颈椎),他会告诉学生,寰椎的英文“Atlas”取自希腊神话中泰坦巨神阿特拉斯。传说这位神灵背负着地球,就像颈椎顶着脑袋一样。又如,他告诉学生,腹壁静脉曲张“Caput Medusae”一词,源自古希腊神话中蛇发女妖美杜莎的传说。几堂素描课下来,凡认真上课的学生,几乎都能把原本繁杂的人体结构知识点消化得烂熟于心。如今,他的课不但蹭课学生众多,不少外校医学专业的老师也慕名来听课。

  为了鼓励学生画画,钟全斌还利用课余时间帮学生办画展,甚至自掏腰包买下学生的画作。最让他自豪的是,中国出版集团去年出版的《中国大学生美术作品年鉴2017—2018》,厦门医学院共有10位同学、12件作品获奖入刊。要知道,年鉴入选者绝大多数是美术专业学生。

画笔筑梦画笔筑梦

  最近,钟全斌喜事连连,不仅被评为厦门市杰出青年人才,还入选厦门市第五批台湾特聘专家。他说,自己有一个梦想,未来能在曾厝垵拥有一间艺廊,展售他的插画作品,让更多普通民众能够走近艺术,把艺术带回家。

  西进大陆前,钟全斌已经是台湾设计界小有名气的新锐。但他没有满足既有的成绩,毅然闯荡厦门。时空和视界的开拓,赋予他专业上更多的灵感和成绩。2017年,他获得德国红点传达设计奖的Best of the Best(王中王)奖项;2018年,他又以一组海报在职业生涯第二度摘取德国iF设计大奖。设计界的世界三大奖,钟全斌用画笔筑梦,已经三取其二。

  钟全斌常跟学生说,要想成为一个艺术创作者,就要在基础之上加入更多的思考,“成长的经历、读过的书籍,都会变成创作的养分”。这份跨海又跨界的职业履历,将助力他飞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