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10多天就是春节,在大家的心都向着家乡飞翔的时候,有一群人却在彷徨———由于没能在过去一年中“脱光”,回家后如何面对父母的关心和亲友的期待,成了一个现实问题。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在重庆尚文尚爱心理咨询中心遇到两位“相亲相得想吐”的女孩。其中一个对相亲从期许到彷徨,如今发展为抗拒,甚至有人对她提到相亲就眩晕呕吐,需要治疗才能缓解。另一个不仅排斥相亲,还患上了阳光型抑郁症。

  她们的故事,也许能给仍然奋斗在相亲路上的“战友”,以及那些热心的介绍人带来一些启示。

  重庆晚报见习记者 刘浩 赵方敏 记者 杨帆

  一提相亲就犯病

  玲子(化名)老家在区县,在主城打拼,是一位女白领。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春节回家如何面对父母和亲友。

  “父母都晓得个人问题是我的禁忌,应该不会刻意追问,我担心的是那些亲戚。”玲子坦言,她如今经常从亲人那里听到诸如“女人过了30岁就只能嫁离过婚的了”、“再拖下去,给你介绍的人都没有了”等让她感到恐怖的话语。

   优质单身女

  28岁,拥有被好友称作“公主范儿”的姣好面容和身材,还有一份不错的职业,这一切都让人感到疑惑———她怎么可能还是单身?实际情况是,玲子不仅单身,而且还是一个疲于应对各种相亲场合的优秀“资源”。

  2011年,玲子独自来到主城打拼,代价是男友因为受不了异地恋跟她分手。从那时起,来自同事、朋友、家人的相亲介绍,就没有断过。

  漫漫相亲路

  “最开始还是有期许的。”玲子说,随着一次次相亲,她发现个性慢热的自己完全不适合这种“快餐文化”。“人人都带着明确的目的性,在很短时间内通过长相、言语、行为去分析坐在对面的那个人,看对眼了就开始谈。即便确立了恋爱关系,一旦发现不对马上抽身走人,这种怎么会产生感情?”

  经历了20多次失败相亲后,玲子身心俱疲,写了一篇《论28次相亲》的文章送给自己。文章中,她得出的结论是,相亲的功利性太强,完全不适合她这种仍然相信并期待爱情的女人。

   病理性排斥

  速食、不真诚,像做生意一样衡量利益与得失……文章中,玲子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列举了相亲的一些弊端,这些都让她对相亲变得越来越没有兴趣。

  去年开始,玲子的身体和心理都对相亲产生了强烈的排斥感,但是,有时候碍于同事和朋友的面子又不得不去。见面过程中,玲子根本不抱希望,她甚至感觉男方的回应对她来说是一种骚扰。

  “家人的介绍我还可以任性拒绝,但是同事甚至是领导的介绍,我怎么可能不去?”玲子说,如今,她一方面疲于应对不得不去的相亲,一方面又从内心深处担忧着个人问题,同时又清楚地知道,自己通过相亲找到爱情的几率太小。

  “太矛盾了,不想去又不得不去。”玲子说,来自外界和自身的压力越来越大,如今,一旦有人给她说相亲的事,她的第一个反应肯定是躲,情绪会出现相当焦虑的状况。严重的时候,她会出现眩晕呕吐的症状,需要到医院治疗才能缓解。

  “相亲相到想吐,我可能还是第一个吧。”玲子自嘲。

  相亲让她过度焦虑

  重庆尚文尚爱心理咨询中心首席心理咨询师夏娟认为,“期许”阶段,玲子跟其他女孩一样,带着好奇与期待踏上了相亲路;经历多次以后,她矛盾点主要来源于自身对爱情的渴求、家庭对婚姻的盼望、现实中与相亲对象不合拍这三者之间;最后,当相亲达到一定数量,压抑的原始需求与结婚为目的的相亲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一度处于崩溃边缘的玲子选择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拒绝再以相亲这种方式去寻找爱情。人在过度焦虑下,会引发眩晕呕吐现象。

   人前阳光人后抑郁

  另外一名女孩叫小金(化名)。从见面到告别,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爱说爱笑、性格开朗大方,这么活泼可爱的女孩,怎么会找不到合适的男朋友?

  小金家住渝北区,今年25岁。跟玲子不同,她从开始就对相亲不感冒。事与愿违,各路相亲的和介绍相亲的人踏破了她家门槛。

  “第一次有人介绍时我才18岁。”小金说,当时一位大姐带来一个小伙子,说要给她介绍对象,吓得她拔腿就跑。可能是被吓到了,从那时候起,她对相亲就没有好印象。

  相亲不靠谱

  “我本来年龄就不大,没有担心过个人问题,加上对第一次相亲的印象不好,所以一直很排斥。”小金说,这些年,给她介绍对象的不少,她都只在实在推脱不了的情况下才会见面应付一下。即便如此,她还是遇到了一些奇葩男士,更让她觉得相亲不靠谱。

  “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听说我用QQ,喜欢看《狼图腾》,居然说我幼稚。而他的爱好是打游戏,在网上看小说。”小金说,其他诸如喜欢撒谎的、花钱抠门的、没有礼貌的,数不胜数。

   感情看缘分

  “对于个人感情的问题,随缘吧。我也想找一个合适的伴侣,但是目前看来很难。”小金说,虽然她在别人面前总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其实,当她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内心的孤独感非常强烈。“到了夜深人静或者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就会胡思乱想,很容易把自己的情绪带得很负面。但是在别人面前,我想尽力表现出快乐的样子,不想影响到他人。”小金坦言,虽然跟父母住在一起,但是亲人带来的关怀跟另一半带来的关怀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