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绍兴医暴下跪医生:一场噩梦,就这样过去吧(图)

A-A+2014年9月22日11:31新京报 评论

 
  • http://fj.sinaimg.cn/2014/0922/U4179P911DT20140922113025.jpg
  • http://fj.sinaimg.cn/2014/0922/U4179P911DT20140922113017.jpg今年2月,浙江绍兴第二医院发生“医生被迫下跪”事件后,医务人员集体抗议。9月12日,行凶者家属登报道歉(上图)。受访者供图
 

  绍兴市医生段建华被患者家属强迫下跪,7个月后对方登报道歉;段遭辱后一度抑郁,希望得到心理援助

  段建华 男,40岁,绍兴市第二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

  今年2月9日下午,主治的一名患者意外死亡,段建华遭到死者家属徐惠等人暴力殴打。他被拖拽至大厅的死者尸体旁,被摁住强行下跪,达十多分钟。

  事后,绍兴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出具了一份调解书。调解书中,绍兴第二医院认为,诊疗过程是规范的,不存在明显过错。

  6月初,段建华委托律师对徐惠等人以侮辱罪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调解后,徐惠等4名家属登报向医生道歉,并愿意承担一定的经济赔偿。

  9月12日,绍兴市当地报纸上,徐惠等人刊登了共155字的《道歉书》。

  ■ 对话动机

  半年里,在失眠和抑郁中,他的头发掉了一大半。

  十多分钟的被迫下跪,几乎摧毁了医生段建华。

  遇辱前,他是全院最年轻的“正高”级医师。段建华说,那时他自信满满,对医学事业怀抱热忱。

  猝不及防的暴力事件,改变了段建华的价值观,他变得自闭,活在“愤怒、焦虑、自卑和担忧”之中。他开始怀疑曾经的职业理想和人生规划,并意识到自己遭遇的,可能正是医生行业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我害怕哪一天直接被人捅死了”。

  为了正名,他委托律师打官司,要的只是“一声道歉”。

  新京报记者独家对话段建华。在抑郁症的边缘徘徊半年后,他有了一些体悟,“我还有家庭,别无选择,只能站起来。”“医学事业没有错,有问题的是其他东西。”

  “还我一个清白”

  新京报:出事之后,你一直在休养?

  段建华:我因伤住了十几天院,出院后在家静养了一段时间。4月份到省里参加出国培训,6月份就去英国参加培训了,现在刚回来。

  新京报:什么时候提起诉讼的?

  段建华:6月初,当时我孤立无援,因为公诉是以“扰乱公共秩序罪”起诉的,但对我个人的损害没有提,我觉得我得站起来提要求。

  新京报:诉求是什么?

  段建华: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要给我道歉,你得承认不是我错了,是你错了,要还我一个清白,不明真相的人还会觉得病人死了是我段医生做错了。

  新京报:报纸上刊登家属的公开道歉,是你诉讼的结果吗?

  段建华:6月份我委托律师之后就出国了,这个道歉是法院调解的结果,他们(患者家属)登报公开道歉,接下来可能会签调解协议和其他的赔偿。

  新京报:你对这个结果满意吗?会原谅他们吗?

  段建华:现在谈原谅没有意义。道歉是有时机的,大半年过去了,伤害、屈辱我都经受了,现在道歉你觉得还有意义吗?出事之后我们没有私下接触过,他们也没有私下给我道过歉。

  没有晴天的半年

  新京报:从受辱到看见道歉信,经过了7个多月,这期间你的生活是怎样的?

  段建华:生活在煎熬中,大把大把地掉头发,失眠、焦虑、封闭,每天坐立不安。回来上班后,好多人都说不认识我了,我自己都不敢照镜子,头发基本上快掉光了。

  新京报:都会想些什么?

  段建华:各种情绪都交织在一起吧,一下子觉得很愤怒,有时觉得这社会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是我受到伤害,经常有想死的念头。

  新京报:一直都是这种状态吗?

  段建华:这大半年来,我看绍兴的天每一天都是阴天,印象里就没有晴天过,没有开朗的时候,整晚做噩梦,就是走在抑郁症的边缘。

  新京报:现在好点了吗?

  段建华:在逐步恢复中,很难一下子恢复到以前那种自信,基本上都属于抑制的状态,精神很难集中,会突然觉得心慌,在给病人看病时,那天的画面又会一闪而过。

  新京报:精神上受到伤害确实很难恢复。有尝试过一些自主康复或治疗吗?

  段建华:最严重的影响是,我感觉到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被改变了,虽然知道是不好的改变,但也没办法。我服用了抗抑郁的药物,但我自己是医生,清楚这些药物都没用的。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