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男子遭父母杀害被埋自家果树下 生前常遭家暴

A-A+2014年7月24日11:40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 http://fj.sinaimg.cn/2014/0724/U10497P911DT20140724113654.jpg猕猴桃树下,殷超就是被埋在此地
  • http://fj.sinaimg.cn/2014/0724/U10497P911DT20140724113656.jpg事发后,殷家门窗紧锁
 

  弟弟堵门口威胁他后父亲用绳子勒住他脖子拉进门

  周至县竹峪镇东大墙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以种植猕猴桃为生。再过一个月就到了猕猴桃收获的季节,可在村子最东头一户殷姓人家地里,却瞧不见有人忙碌。

  就在7月21日,这户人家的亲生长子的尸体被警方从猕猴桃树下挖了出来。而疑犯正是这家的男女主人以及他们的次子。

  7月19日早晨7点多,东大墙村村民淡某某和往常一样蹲坐在家门口,而对门的殷家又传来吵架声——他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这家的女主人脾气厉害,几乎和村里所有人都吵过架。”淡某某说,“他们家就大儿子人缘好,其他人基本上不和村里人来往。”

  淡某某介绍,殷家男主人殷某某家中兄弟三个,他是老大,但他和两个住在附近的弟弟早已不相往来;女主人姚某某是从隔壁镇嫁到村里的,他们的大儿子殷超今年31岁,平时在周至县城的饭店打工,有一手好厨艺,小儿子殷某超去年刚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在户县一家事业单位上班。两个儿子都是亲生的。

  谈及19日早晨的那一幕,淡某某仍感到后怕,“那天早上,殷超从小卖部买了几包方便面回家,还没进门,就被他弟弟堵在门口一顿臭骂。”淡某某说,殷某超对哥哥说的三句话,他至今仍记忆犹新:“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你活不过明天去。”“早就想把你解决了!”听到弟弟的话后,殷超站在家门口没有回答,这时殷某某用一根绳子直接把大儿子脖子勒住,拽进了门。在两扇门关住后,殷家的屋内又传来一阵闷棍声,以及“呀”的一声惨叫。随后淡某某又听到女主人的声音“往后拉,往后拉……”

  在猕猴桃地里发现新土村民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平时见惯了大打出手的殷家人,但那声惨叫仍让淡某某感到心惊。上午8点20分左右,他拨通了邻居徐某的电话,但因为怕得罪女主人,俩人还是没敢去敲门。经过几番商量,他们来到30米外的村卫生所,请村里的大夫前往敲门,一探究竟。“谁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得找大夫,所以不好得罪他。”徐某说,在大夫的陪同下,他们敲了殷家的门,但里面始终没有人应声。

  惦记着殷超的安危,淡某某一夜没有睡好。20日一早,他又蹲在门口观察对面的这家人,发现已经没有了殷超的身影。联想到殷超去年给几位要好朋友交代的话,淡某某赶紧从自家的猕猴桃地,绕了个圈子来到东侧殷家的地里。“我看到他家一棵猕猴桃树底下,有个棺材大小的地方,已经被填了新土,心里立马咯噔一下。这下坏了。”淡某某说。

  而殷超曾给好友们交代的话是:如果你们在村里找不见我了,就赶紧去我家东边的树底下找。我肯定被埋在里头。

  随后淡某某骑上摩托车,赶到竹峪派出所报了警。

  “殷家绳”和“姚家棍”村民都知道他长期遭受家暴

  7月21日下午,当殷超的尸体被警方从猕猴桃树下挖出时,平日里冷冷清清的殷家小院围满了邻居。有村民称,殷超的头骨被砸得变形,脸部血肉模糊,肚子上也是伤口,胆小的妇女吓得不敢围观。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殷超被埋的地点,这个长约2米、宽1米的土坑,还没有被回填。

  “你看就在他家屋隔壁,就埋在了这儿。想着都觉得怕。”两名妇女悄声议论着。

  有关殷家的议论已经在村里蔓延开来,村民们对殷氏夫妇的残忍似乎已经习惯,他们更为死者感到惋惜。

  而对于淡某某提到的关于殷超在公开场合对朋友们说“可能会被埋在自家树底下”的交代,也得到很多村民的证实。即使在当时听到这样的话语,朋友们也并不惊讶,因为平时只要殷超在家里闲着,殷家夫妇就会用绳子和棍子教训自己的大儿子,邻居们已经见怪不怪。

  “以前我们并不知道他妈姓什么。后来殷超说,他家有两件法宝,一件是‘殷家绳’,另一件是‘姚家棍’,我们才知道他妈姓姚。”村民胡女士说。

  而正是这两件物品,被目睹的村民称为案件的凶器。

  有村民劝他离家他说自己恋家母亲曾逼他妻子吃避孕药

  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说,死者殷超身体强壮,约有180斤,个头也有1.7米多,初中读完后就在镇上打工,练得一手好厨艺,平时主要在周至县的餐馆掌勺,每月工资能拿到4500元左右。而村里遇上红白喜事时,他也会热心来帮厨。

  而他每每拿到工资,都要回家交给母亲,一天都不能耽误。“我有次听他说,还没到发工资的时间,他妈就跑到县城的饭馆里,把工资提前给要了回来。”这名村民说,由于姚某某经常干扰殷超的工作,因此殷超并没有在一家饭店长久地干过,而是工作一段时间,就会换个地方。有时工作累了,也会回家住上一段时间。每当这个时候,姚某某便会催促他去打工挣钱,以便攒钱给小儿子娶妻买房。

  另一名村民表示,由于殷超已经结婚,而媳妇和婆婆经常因为经济问题闹矛盾,大约在一年前,殷超的媳妇回了娘家,两人分居至今,也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我曾经劝过他,干脆带着媳妇换个地方谋生,反正有手艺,走到哪都不怕。但他说比较恋家,一直没有走成。”

  而殷超的妻子刘女士对华商报记者说,她曾想和丈夫要个孩子,但一直遭婆婆阻挠,甚至强迫她服用避孕药。“她说就算孩子生下来,也没人带没人养,不如不生。”刘女士说。

  “我不认识他,太没人性了!”嫌疑人兄弟称与其绝交多年

  殷家除了和邻居关系一般外,与自家的亲戚也产生了隔阂。淡某某说,2012年,殷某某的老父亲去世,他竟没有去50米外的父亲家中看上一眼,丧事全由他二弟、三弟操办。

  昨日下午,在殷某某父亲老宅门外,一名男子正坐在门口。村民称,这就是殷某某的二弟。对此,该男子一口否认:“我不认识他,太没人性了!”

  在村民们安慰声中,殷某(注:不愿署名)称,自己和三弟已经和殷某某断绝来往超过20年。而对于自己的大学生侄子,殷某也不愿意多谈。“平时走在村子里,谁也不打招呼,跟没看见一样。从来不跟我说话,跟他妈一样。”殷某说。

  而在其他村民口中,殷某某一直是一名“老好人”,“主要是他媳妇太要强。”一名村民表示,殷某某是有名的妻管严,平时家里大事小事都听媳妇的。

  村民李先生表示,由于村子里家家户户都种猕猴桃,这两年的收入都不错,村民的日子都有了改善,盖起了二层小楼,但殷家始终是一间老宅,门口近百平方米的院子也常年荒废着。这家人除了每年五六万元的猕猴桃收入,每月都有打零工收入进账,家庭并不贫困,平时省吃俭用,很可能是为了给小儿子攒钱买车买房。

  案发后小儿子不见踪影回家料理后事时被警方带走

  竹峪派出所一名负责人表示,接到群众报案后,警方曾去殷家调查,民警在其家中发现,屋内墙壁上有被清洗的痕迹。在将殷氏夫妇传唤到派出所讯问后,两人对杀害大儿子一事供认不讳。

  事发后,小儿子殷某超已经不见踪影,21日下午,殷某超被村里的亲戚叫回家料理后事,随后也被警方带走。“但目前他并不承认犯罪事实,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这位负责人说。

  负责人介绍,殷某超是户县某事业单位在编工作人员,而其在上大学时,专业也与法律有关。华商报记者通过查询西北政法大学2012年国家助学金候选人公示名单,确实有一名为“殷某超”的学生,而这个名字也入围2013年西安市户县事业单位招聘工作人员公示,报考岗位为“行政执法”。

  昨日下午,殷某超所在单位工作人员确认,殷某超确实为该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具体情况则不愿意多谈。

  目前,东大墙村的村民自发捐款购买了一副棺材,将殷超草草掩埋。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