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医生查房遭产妇家属暴打 亟待恢复的信任

A-A+2014年4月25日09:23中国青年报 评论

  亟待恢复的信任

  医院处置上的不专业不规范,很容易导致医患关系紧张。

  不管是《中国执业医师法》,还是《护士管理办法》,都有对保护患者隐私的规定。

  这些规定没有太多明确的细则,不过不同医院会有对应的详细规定:比如在为患者处置时要拉帘或关闭治疗室的门;医护人员进行暴露性治疗、护理、处置等操作时,应加以遮挡或避免无关人员探视等。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妇产科主任李家福医师称,妇产科门诊一般不允许男家属进入。在病房,只有探视时间家属可以进入,医生查房时会要求家属离开。

  李家福称,电视里出现医生查房,家属询问的场面,这是误区。如果医院管理严格,医生要集中精力检查,都会要求家属离开。为此,很多医院会为家属专门开设候诊区。

  现实中,男妇产科医生更容易引起患者的不信任。采访中仍有一部分女患者表示,对遇到男妇产科医生会有点别扭。

  李家福认为,这起伤医事件中体现出家属还有着愚昧落后的观念,但这已不是普遍现象。

  针对容易引起矛盾环节,医院方面通常会有一些预防性规定。

  比如,很多医院的妇产科都有类似规定,男医生为女病人做检查时,必须有女医生或者女护士在场,如果患者提出来想要女医生做检查,院方会考虑患者的意见。

  沭阳县南关医院副院长吴俊刚说,尽管目前卫生部门也介入调查,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一边是医患关系之间逐渐失去的信任感,一边是医生内心迷失的安全感。

  刘永胜被打后,护士被打的事情在医院传开。有医生评价:“早知道家属有暴力倾向,我们就会提高警惕了。”

  吴俊刚说,医院人员繁杂,流动率高,此类案件防不胜防。救死扶伤的医生成了弱势群体,医生失去安全感,也没有强制手段保护自己。

  “总不能带着头盔,拿着警棍给人看病吧?”吴俊刚说,现在只能是注意发现异常情况,及时沟通和反馈。同时加强宣传力度,改变陈旧保守的思想观念。

  4月22日,南京市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称,刘永胜经过抢救,总体上平稳,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从重症室转到普通病房。

  医院的检查结果显示,刘永胜被殴打成脑震荡,右侧鼻骨粉碎性骨折,右侧颅底乳突后方骨折,头面部软组织挫伤,以及外伤后痫性发作。

  4月23日,刘永胜闻到了同事送来的鲜花香,脑子清醒了一些。

  51岁的父亲刘从国一直陪伴着刘永胜。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目前最希望的是儿子不要有后遗症,能顺利参加今年9月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

[上一页] [1] [2] [3]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