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姐姐为救患白血病弟弟 打掉4个月胎儿为其捐骨髓(2)

A-A+2014年3月2日11:13华商晨报评论

  “准备了一年才怀上的,打胎后没敢问是男孩女孩” 

  在弟弟和骨肉间如何选择割舍?作为一个母亲又是怎么下的决心?如果和弟弟配型不成功,会不会后悔打掉孩子?

    昨日,记者带着一连串的疑问,采访了打胎救弟的姐姐袁娟。

  记者:和你弟弟在一起最快乐的是什么事?

  袁娟(泪流满面):我家就我们姐弟俩,他一直很依赖我,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就喜欢看着弟弟的笑容。但是现在不敢看他了,想起他的病我就很伤心,很想哭。

  记者:你喜欢孩子吗?

  袁娟:我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就像我们姐弟俩有个伴互相照应多好。丈夫和婆婆也喜欢孩子。为了要孩子,平时吃了很多中药补身体调理。准备了一年多,终于怀上孩子了。

  记者:弟弟患白血病后,你怎么想到捐骨髓的?

  袁娟:我就这一个弟弟,一定要救他。医生说只有移植骨髓才能救弟弟的命,我就提出用我的骨髓。那是去年11月份,我怀孕4个月,医生说,怀孕做不了骨髓移植,配型也会受到影响。但为了救弟弟就不要孩子了。

  记者:在弟弟和孩子间选择,是每个女人都难以面对的,你当时是怎么下定的决心?

  袁娟(坚定地说):当时没有犹豫,就想救我弟弟。去年11月在医院拿的打胎药,回到娘家吃的。3天后又去了医院。当时孩子有4个月,也没敢问是男的女的。

  袁娟的母亲接过话题说:女儿要打胎时我犹豫了,一面是救自己的儿子,一面是肚子里的孩子,心里也很矛盾。但还是劝女儿不能这样,要保住孩子啊。好不容易要的孩子不能因为我儿子打掉啊(说着说着,老人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记者:如果配型不成功,你后悔打掉这个孩子吗?

  袁娟:我不后悔,我为了弟弟尽力了。在去年12月25日在沈阳医院进行了配型,好在最后配型上5个点,医生说能移植。

  袁娟的丈夫坐在妻子的身边低着头,不时抬头看看妻子。他说,“妻子的做法我很支持。事后,也安慰妻子,就多给她做好吃的。”

  记者:你弟弟的病受到了很多亲戚朋友和市民的关注,目前就准备骨髓移植了吧?

  袁娟:感谢大家对我弟弟的帮助。我这次能用骨髓救我弟弟,就还能救别人。等以后谁要是需要骨髓移植,我愿意帮助所有的人,不需要任何回报。我已经做好了骨髓移植准备。

  记者采访结束后,袁娟给身在沈阳看病的弟弟打去电话,一再叮嘱“多吃点饭,一定要多吃点饭”。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杜宝忠

  ■弟弟心声

  “我没脸说放弃”  

    “姐姐的付出,让我没有理由放弃。”昨日,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袁磊红着眼圈说。

  姐姐的这份付出 坚定了他活下去的信心

  “姐姐打掉孩子前,我根本不知道。”袁磊说,从医院做完化疗回到家,母亲跟他说了这件事。袁磊当时什么都没说,他匆匆走出屋子,一个人躲到屋后失声痛哭。

  袁磊红着眼圈说,他不敢想象姐姐会有多心疼。再看到姐姐,袁磊的心像翻了个儿地揪着疼,姐姐依旧是平时大咧咧的样子,只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件事,袁磊努力控制着眼泪。“我不敢提这事,不敢在她面前流泪,怕她难受。”袁磊说,姐姐也一样,只商量着做骨髓配型的事。

  袁磊性格有点内向,“其实,确诊后我就想放弃了。”袁磊说,治疗白血病起码要几十万,还不一定能治愈,他不想让家里人财两空,还拖累了姐姐一家。但家人却始终没有放弃,父母姐姐四处借钱,还有好心人把这件事发到贴吧上,姐姐竟也为他放弃了肚子里4个多月的小生命。

  “就凭姐姐为我做的这事,我没脸说放弃。”袁磊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我要做的事情太多,还没好好回报父母,没照顾媳妇孩子,还没跟姐姐斗够嘴。”

  与姐姐在斗嘴中长大 “我这个傻姐姐,让我温暖又心疼。”

  与平常姐弟一样,姐弟俩是在斗嘴中长大的,“上小学的时候,我总欺负她。”回忆起儿时的往事,袁磊露出灿烂的笑,“她干啥我都捣乱,去哪儿都跟着。”

  “上初中,我就不爱跟着她了。”袁磊说,姐弟俩放学回家,都不在一起走,还经常闹点小别扭。姐姐18岁那年出去打工,粗心的弟弟第一次感觉姐姐的重要,“挺担心她,也挺想她的,但从来不会说出来”。

  生病后,姐弟俩一见面,还像以前一样“掐架”,但心底却都流着眼泪。“我这个傻姐姐,让我温暖又心疼。”袁磊笑着说,眼里却含着泪,她就是那样,做什么决定前从不找人商量,嘴巴像刀子一样快,心里却像豆腐一样软……

  父亲:要打掉孩子是女儿自己提出来的 

  采访结束,在病房外,袁磊父亲袁振斌告诉记者,这是儿子病后,他头一次听儿子说心里话。家里俩孩子,姐姐外向开朗,弟弟阳刚内向,在大病面前,姐姐为弟弟的这份付出,让他这个父亲也感动,更多的是心疼。

  袁振斌说,要打掉孩子是女儿自己提出来的,他听了心里跟着一颤,眼泪差点掉出来,他对女儿说,“得跟丈夫和婆家商量商量。”女儿告诉他,“都已经商量好了。”袁振斌再说不出来话,“心里难受得不行,但实在没有办法啊。”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马晓鹏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