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网上谣传壹基金收到的钱是打入红十字会账户

A-A+2013年4月26日18:59中国青年报评论

  误传误伤,更正化解

  “网络环境下,谣言信息的来源大多比较模糊,主体身份并不明确。”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博士孙嘉卿曾对汶川地震后的40条网络谣言分析研究,结果发现,在网络环境中,谣言不再是人们印象中的“编造”,而是在形态上“进化”为“有根有据”。

  4月21日,有网民发帖配图称,“根据壹基金的英文官网Donation页面,他们收到的钱是要打入红十字会账户的,而中文官网只字未提,却一再强调和红十字会的剥离。”甚至有网民质疑,壹基金也是红十字会架构下的。

  这样的指责并不是毫无来由。2007年,壹基金成立时,是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下的,直到2010年底,壹基金才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拥有了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法律资格,成为中国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

  显然,误传来自断章取义。对大部分非慈善领域的网民来说,彼时的这条热点新闻早已被忘记,而这样的只言片语,足以让他们相信上述帖子中的结论。

  4月22日,壹基金通过官微进行了解释,引发公众误会是因为壹基金英文页面介绍因为疏忽未更新完整,新的英文页面将立即进行调整。

  在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鲜有网民会追根溯源,进而客观理性地选择“不相信”。因此,很多时候,谣言变得可信并得以传播,大都是主观揣测和客观瑕疵共同作用的结果。

  壹基金的官方微博详细介绍了与红会的渊源,并解释了账户问题。“2011年1月,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正式成立后,壹基金Paypal账户直接提入深圳壹基金账户,账户提出唯一定向为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

  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重申,壹基金是具有公募权的独立法人组织,善款不会转给任何组织、个人,只会直接用于灾区的救助。

  这个解释得到了另一方当事人的印证。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在芦山县灾区回应称,现在,壹基金已经完全从红十字会独立出去,二者没有任何关系,壹基金下拨善款也不用经过红十字会。

  尽管赵白鸽曾表示“在灾难面前,二者绝对不是竞争关系”,但网民却把一官一民两个慈善机构放在一起比较,从捐款数额到运作透明度,“壹基金解释得这么充分,看来是怕被红会拖累”。

  一次辟谣有瑕疵,二次修正

  “今天有两个中江县红十字会的人来我们这里购买了1万多元的救灾药品,但要求我们开5万多元的发票。我们(成都制药一厂)没有答应,结果另一家药厂的经营部开给他们了。强烈谴责中国红十字会,并要中国红十字会对所有捐款去向做出解释。”

  这则“中江县红十字会要求开具虚假发票”的谣言,吻合了网民对款项使用不透明的揣测,迅速在网上得到传播。

  4月22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发布调查报告。这条谣言的最早版本是1991年,而当时中江县红十字会还没成立。

  报告称,汶川地震以来,中江县红十字会未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捐物,也无任何资金,更未购买过任何药品或医药器材。当时检察机关介入调查,也将其定性为“谣言”。

  芦山地震后,这条“有细节”的谣言死而复活。究其原因,当时检察机关辟谣的传播有效性未能尽如人意。一方面,谣言本身未能达到人尽皆知的程度;另一方面,辟谣时选择的传播方式也不能实现全覆盖,网民对谣言的知晓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相关部门辟谣的有效性。 

  不过,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这次调查却没能“止谣”,反而险些成了“新谣”。

  网友“鬼文子”发帖称,社监委所说的“汶川地震以来该红十字会未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捐物”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将近年来中江县红十字会接受捐款捐物的使用情况进行了公示。

  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再次发表声明,称 “汶川地震以来,该红十字会未接受任何形式捐款捐物”说法确实与事实有出入,“实际上,自2008年汶川地震以来,中江红会多次接受过捐款。该内容来自中国网2008年5月25日转发《检察日报》的稿件第三段,但忽略了时间变化。”

  这是个小瑕疵,第二次回应也解释清楚了失误的原因,但这样的反复,对身陷“塔西佗陷阱”(通俗地讲,“塔西佗陷阱”就是指当政府或公共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记者注)的红会来说,还是要尽量避免。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