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倒插门女婿疑妻子有外遇 凌晨杀妻屠子弑岳父母

A-A+2013年1月20日12:14重庆晨报  评论

  时间:1月17号凌晨

  凶手:田应学

  逝者:40岁的妻子冉孟芬、67岁的岳父李地楷、65岁的岳母谭运兰、4岁的小女儿田曼林

  狭窄的乡村公路并不平坦,正在融化的冰水让它泥泞不堪。路两旁,被车轮碾压的地方凹陷在泥浆中。或许其中一条就是1月17号凌晨田应学骑着摩托回家留下的痕迹。

  这里是石柱县黄水镇万胜坝村,这条泥巴路通向田应学的家———小山沟生产队。农村居民马培芳指着右边说:“山坡上的积雪已经垫了两天,是田应学杀死4人头一天下的一场大雪。”

  “田应学的大崽崽回来了,还有政府的人,去看下不?”路上碰到熟人谭宜兰,马培芳追上去搭白。她俩17号白天都在田应学家看到二楼卧室里的血迹。

  昨天,她们又要走半个多小时的山路过去看看热闹,顺便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家中遭遇重大变故,田应学的儿子大毅很悲痛。

  杀手的笑容

  沿泥巴路拐七八个弯,走30多分钟就到田应学的家。准确地说,应该是田应学岳父母李地楷和谭运兰的家。 这是一栋三层楼高的房子,二楼是老两口的卧室,面积10来平方米,一张不足一米五宽的木床和角落里的矮柜是所有家具。屋中间一大片不规则的暗红色血块很显眼,约占了整间屋的1/5。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老两口都快过67岁和65岁的生日。

  不过,原本快要挂红帐祝寿的大门口却拉起白帐。田应学19岁的大儿子大毅面无表情坐在一角。一楼堂屋里是两口棺材,棱角锋利。不一会儿,哀乐响起。

  就在此地,或许李地楷的侄儿李人文一辈子都忘不了,18日白天田应学被警察押回来指认现场时的表情。“他一直笑着给大家打招呼,一点也不惊慌,精神状态很好。”李人文认识田应学多年,这次见他应该是近几年来精神最好的一次,也是笑得最坦然的一次。

  看到杀死4人的田应学回来,居民们凑过来看热闹,表情比田应学凝重。

  李人文凑上去问:“真是你把两个老人,还有芬儿和小崽崽杀了?”

  田应学轻松地回答:“是。”

  李又问:“你啷个要杀他们?”

  田应学这才皱起眉头,在手铐的牵制下无奈地摊开双手:“我也是没得办法,没得办法。”

  结果>

  “他一直笑着给大家打招呼,一点也不惊慌,精神状态很好。”李人文认识田应学多年,这次见他应该是近几年来精神最好的一次,也是笑得最坦然的一次。

  看到杀死4人的田应学回来,居民们也凑过来看热闹,表情比田应学凝重。

  黄水镇,田应学与冉孟芬住的地方一片狼藉,地上还留有血迹。

  事先的预感

  田应学杀人,李地品有所预感。“从两个月前,田应学自杀一事发生后,我就觉得这个家迟早要出事。”

  李地品说,两个月前,冉孟芬和田应学闹离婚,田应学不愿意。李地品说,那次吵闹后,冉孟芬就消失了,谭运兰就从村里找到镇上,问田应学要人。

  谭运兰到底是如何逼迫田应学的,李地品并不知晓,只是后来田应学拿起刀就往自己胸口扎。“幸好被人阻止,不然人就没了。”几天后,冉孟芬从县城回来,说是散心去了。

  除了李地品,田应学的大儿子大毅在事发前一天也有所预感。16日下午3点,刚放寒假的大毅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我妈和汪万才要下毒害他。”

  田应学的最后一句话是让大儿子要好好学习,然后便挂了电话。大毅再打过去,怎么也打不通。

  “爸爸说这些话我觉得很奇怪,想来可能是和妈吵架了,只要我回家劝劝就会没事。”大毅说,第二天早上回到镇上才知道家里出了大事。

  18日下午,二儿子小波也从学校回了家。他说:“昨天早上7点多,爸爸到学校来找过我,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还让我记了一串数字。”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