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84岁独居老汉瞒着儿女当人体模特 月入千元

来源:四川在线2012年10月10日09:20【评论0条】字号:T|T

  月入千元 喜欢看学生画作

  昨天,李大爷在航空港一所大学给10名学油画的学生当人体模特。昨天,他的工作时间有些长,从早上8点半就开始第一节课,上到中午11点半,在教室里休息一下,下午2点又开始上课,上到下午5点。每堂课45分钟,中间休息15分钟。

  每次上课,李军都要脱去所有的衣服,找到一个舒服的坐姿,然后尽量保持身体不动,供学生临摹素描。他的两旁放置了两台取暖扇,以免在这样的深秋老人着了凉。

  画室里很安静,学生们年轻的脸庞不时从画架后探出来,一寸寸打量李大爷的身体,捕捉身体的线条。

  每到课间休息时间,他就穿好衣服,四处走动一下,他和学生交流比较少。但是李军很喜欢挨个看看学生的画,如果看到有画得非常传神的,他就会很高兴,欣赏画像良久。

  根据裸露部位不同,李大爷得到的报酬也不同:如果学生只画脸,一天大约是60元;如果被要求裸露上半身,一天大约是80元;要是被要求裸露全身,一天大约可以得到100元。一周内,他大约会工作三到五天,一个月算下来,这份工作能够给他带来大约1000余元的收入。

  学生们对这个84岁高龄的模特评价很高,认为李大爷很敬业,“因为他不乱动”。但是学生们私下里也会说,还是喜欢画年轻的模特,因为“年轻的模特皮肤颜色和线条都更好。”老师也说,其实年轻的人体模特更好,因为老年人的线条比较模糊,可是现在年轻人愿意当人体模特的比较少,大多还是中老年人,李军是他见过的最高龄的人体模特。所以,老师最担心的是老人的身体,不让老人摆太有难度的姿势。

  想多赚些钱 想打发时间 不想儿女知道

  做人体模特 我不寂寞

  没做人体模特之前,李大爷是一个裁缝。年轻时曾经在服装厂做过工,最辉煌的时候还当过3年厂长,后来在学道街开过一个裁缝店,2002年正式退休。

  老伴15年前就去世了,小儿子2007年也去世了,还剩下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李大爷说,自己和子女的关系并不算特别好,他自己一个人独居在大观里一套47平方米的房子里,子女大约一个月来看他一次。

  李军的身体很好,耳聪目明,步履矫健,老年人的常见病他一样也没有。

  曾经,李大爷一个人在家闲不住,有点时间会每个公园每个公园地转。以前,他很喜欢到人民公园唱歌,偶尔也会打点小麻将,后来麻将也不打了,因为觉得打麻将“很累,又会输钱,还会和人吵架,不安逸”。李大爷说,自己每个月有800多元的收入,输点钱就会觉得很心痛。

  在他看来,“做人体模特比打麻将轻松多了”。李军是初中文化,当厂长那三年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世面,上世纪90年代初期,“人体模特”还是很隐晦的一个词,当时,他看到报纸上对人体模特的报道,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认为“应该用艺术的眼光去看人体模特”。今年4月,一个朋友给他介绍了人体模特的工作,李军想多赚些钱,就答应了。因为钱多了,可以改善生活,比如他喜欢吃虾,有了这些“外快”,买虾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心疼。

  李军回忆,做人体模特的第一堂课时,下面有40多个学生。虽然是第一次,自己并没有怯场,很坦然地脱去衣服,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有了这份工作,他觉得打发时间更容易了,而且看着那些年轻的学生们,看他们说笑打闹,他自己也会跟着很开心。但是李大爷却强调自己不是因为寂寞,他说他很习惯一个人生活,只是不想那么无聊地过日子。

  这份工作李军虽然自己心里觉得坦然,但是他却没有告诉过子女和朋友。他和街坊邻居接触得很少,更没有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对儿女也只是说,自己在大学里找了一份查资料的工作。他也不想让儿女知道,因为人体模特在很多人眼里,“还是觉得很低级”。

  就是这样一份工作,让这位84岁的老人的生活,充实而快乐。

  老无所依

  七旬老人无子女

  上法庭要求弟、妹扶养

  “我对家庭贡献很大,对弟、妹的成长承担了大部分的扶养责任。”72岁的刘大爷由于没有婚生子女,晚年生活非常困难,他将同样是老人的弟弟、妹妹告上法院,要求他们扶养自己。而弟弟、妹妹却不认为是哥哥扶养了自己,表示不该承担对他的扶养责任。

  原告刘大爷今年72岁,在六姊妹中排行老二。膝下没有婚生子,一对养子、养女成年后很少与刘大爷联系。两年前,与其相依为命的老伴去世,刘大爷向经济条件较好的弟、妹求助,不料被拒。刘大爷认为,自己作为兄长,对家庭贡献很大,对弟、妹的成长承担了大部分的扶养责任,根据婚姻法相关规定,特诉至法院,要求弟、妹每月各支付扶养费500元。“哥哥的起诉让我感到惊讶和愤慨,他简直异想天开,做白日美梦!”法庭上,被告的弟弟、妹妹情绪激动。

  由于时间久远,刘大爷对弟、妹是否尽到扶养责任难以认定、其继子女成年有劳动能力等诸多因素,鉴于双方是亲兄弟姐妹,且都已年迈,法官促成双方和解。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弟弟、妹妹自即日起至哥哥去世之日止,每月各资助生活补助金100元给他,以尽兄弟姐妹之情。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