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综合>正文

"济南女彭宇"说是扶人 电动车上的凹痕哪来的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2012年8月9日【评论0条】字号:T|T

  这个社会不应该这样,我是被撞的,怎么成了人家做好事了?我倒在地上后,觉得腿有些疼。那女的电动车差点摔倒,她上前时,我还拿起拐杖趁机打了她一拐杖。随后,有人围上来看,她才把我扶到了马路边。  —老人金守安

  当时老人离我的电动车大约只有两米的距离,我赶忙将电动车放稳,蹲在老人旁边,我凑过去问了问“大爷有没有事”,老人说“没事”。此时,他还半撑了撑身子,笑呵呵地抱着拳头说了声“谢谢姑娘…… —女子刘凤伟

  一名38岁的济南女市民因为骑着电动车上路,与一名过马路的90岁老人在马路上“相遇”,就是这一不经意间的“谋面”,老人瘫倒在了地上。之后,老人被送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左腿上的髋骨骨折 。这一事件发生后,这名骑电动车的女子表示她是在路上发现了这名摔倒的老人,而出于爱心将老人扶起 ,“这是做好事”;而老人的家属面对这一事件则坚持认为“这名女子就是肇事者”。

  9月16日,发生在济南的这起被外界称为女版的“彭宇案”,然而随着本报调查的深入,事件真相显得扑朔迷离。但一点可以断定的是 ,就在“女版‘彭宇案’”发生5天后的9月21日,女方当时所骑的那辆电动车,至今被警方扣押。

  A 老人抱着双手“道谢”?

  经过了之前数日的阴雨,9月20日的济南晴空万里。上午11时的北坦路上没有以往的车水马龙。在陈家楼站牌处 ,只有一名乘客站在站牌旁寻找着他将乘坐车辆的线路。这个站点北侧不足5米的马路上,就是之前被媒体所报道的“女版‘彭宇案’”的事发地。

  为了还原现场,为了探究事件的真实性,记者在前往济南前,就联系了事件当事人之一、被称为“女‘彭宇’”的刘凤伟。

  刘凤伟说,9月16日下午2时许,她骑着电动车沿着北坦路由西向东行驶,当她马上行驶到陈家楼站牌处时,她突然发现一名老人倒在了她电动车前的马路上。而在当时,这名老人是从马路南侧的陈家楼站牌处由南到北横跨马路,准备赶到马路的北侧。

  “当时老人离我的电动车大约只有两米的距离。”刘凤伟称,她赶忙将电动车放稳,蹲在老人旁边。她说,此时的她发现老人手里的拐杖就在一边。

  刘凤伟表示,她赶忙向老人身边凑过去问了问“大爷有没有事”,老人说“没事”。此时,老人还半撑了撑身子,笑呵呵地抱着拳头说了声“谢谢姑娘……”随后,刘凤伟将老人抱到了她的电动车后座上,将老人推回了马路的南侧,之后老人坐在了路沿石上。

  这简短的不足一分钟的时间,现场围了一圈人,后来附近一些店铺的经营者也凑上前围观,突然有名40多岁的妇女说这名老人的孙女婿就住在不远处 ,并表示马上去叫老人的家人。

  过了七八分钟,一名穿着短裤大约3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被这名市民领到了事发现场,来的这名男子正是老人的孙女婿。他见老人坐在地上,觉得最好是让老人的儿子来现场看一下。

  现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此时已经有人拨打了110,很快警方赶到了事发现场。

  老人的孙女婿给老人的儿子打电话后,才获知当时他并不在济南,而是在百公里之外的德州市,短时间内也回不来。孙女婿认为有必要将老人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这样也好放心。他和刘凤伟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将老人抬到了出租车前座位上,向医院赶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将老人送往医院之前,刘凤伟的电动车就一直放在事发现场。由于事发现场离山东省交通医院并不远,于是司机载着三人向交通医院赶去。而一直在现场的交警查看了现场后,将刘凤伟的电动车带走。

  B 女版“彭宇案”出炉

  刘凤伟和老人的孙女婿将老人带到山东省交通医院。事后刘凤伟说,躺在担架上的老人已经不能活动,在老人的儿子还没赶到的情况下,老人身边需要一个人看护,同时还得有人去挂号,协助老人的孙女婿为老人进行身体检查。刘凤伟说,她当时并没有离开医院,一直没有离开医院的原因是“出于同情”。

  此时,她让老人的孙女婿在现场照看老人,她则跑到挂号处为老人挂号。等刘凤伟挂完号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仅带了160元钱,她将这160元钱交给了医院,老人被推进了CT室进行拍片。

  很快,老人的片子结论出来了:左腿髋骨骨折。

  老人的儿子金贵龙说,刘凤伟看到老人骨折的片子后,很快离开了交通医院。当时,刘凤伟并没有给老人的孙女婿留下家庭住址和电话等联系方式,直到目前,他们都不知道这名女子的名字。

  采访中,刘凤伟则向记者表示,她离开医院的原因是考虑到:一是交警和她的电动车还在现场;二是泉城济南的一些媒体记者不断给她打电话,在现场等着她回去采访。

  “当时时间确实很紧张。”刘凤伟说,在这种情况下,她才离开的医院。等刘凤伟赶到现场时,警方已经离开了现场,泉城的多家媒体记者正在现场等待她的到来。此时,她发现自己的电动车并没有在现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时有人告诉她,她的电动车被警方带走了。

  在现场,刘凤伟向媒体记者表示,自己当天下午2时许,骑着电动自行车沿着北坦路由西向东行驶,当行驶到72路公交陈家楼站牌处时,在前面两三米处的位置,发现了老人摔倒在了地上。而出于好心,她使劲刹车,将电动车停下,下了车上前搀扶老人。

  在现场,刘凤伟还向媒体记者称,她下车后曾有过路市民不要让她扶老人,怕引来麻烦,她则觉得有必要扶起来,于是便扶了。可事后,老人的家人认为,是她撞伤了老人,她则认为她“完全是在做好事,好心却没得到好报”。

  事发之后,济南的多家媒体对“扶老人扶出麻烦,好心没招来好报”的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很快,该起事件也被外界和媒体喻为“女版‘彭宇案’”。

  离“女版‘彭宇案’”事发4日后的9月20日,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刘凤伟向记者表示,当时她看到的情况是,这名老人过马路时,右手里拄着拐杖,由于地面很光滑,致使拐杖打滑,导致老人摔倒在了地上。

  ◎扶与撞的博弈

  这边感慨好事难做,那边坚称自己被撞

  当天下午,刘凤伟现场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之后刘凤伟“觉得有些累,就回家了”。

  “为什么现在做点好事就这么难?”她向记者称,“我回家之后还一直琢磨,这样的事情还真不能做,尤其是见到摔倒的老人。”事发的当天下午,刘凤伟离开山东省交通医院。而得知父亲受伤住院的金贵龙,也匆忙从德州赶回济南并赶到了医院。

  金贵龙到医院后,发现并没有人为老人交医药费,他考虑到交通医院的治疗条件有些差,金贵龙赶忙打电话叫来了家人,并将老人于当天下午5时许转到了医疗条件较好的济南军区总医院。济南军区总医院的检查结果也是左腿髋骨骨折。金贵龙说,骨折了,医院要为老人做手术。数天来,老人一直躺在医院骨科病床上,其左腿上一直缠着绷带,无法翻身也不能起身,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我是被撞的,她还差点摔倒 ”

  记者前往老人所住的病房时,老人的家人并不在身边,尽管老人生活不能自理,但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大脑异常清醒。

  老人名叫金守安,他说尽管自己已经90岁了,但他以往身体很好,上下楼从来不让人扶,能自己出门买菜,有时还在家里自己炒菜做饭。

  他告诉记者,自己是通过儿子才知道了报纸和电视台对他的报道。

  “这个社会不应该这样,”老人说“我是被撞的,我被撞了,怎么成了人家做好事了?”

  说完这话,泪水在这名九旬老人的眼眶里打转。

  金守安说,当天下午他是带着一份房产材料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单位去办理业务,就在他手里拄着拐杖从公交站点由南向北穿越时,被骑着电动车由西向东行驶的女子撞倒在地上。

  “我倒在地上后,觉得腿有些疼。”金守安说,撞了他后女子的电动车差点摔倒,等这名女子到他身边询问时,他还拿起拐杖趁机打了这名女子一拐杖。随后,有人围上来看,这名女子才将他扶到了马路边。

  金贵龙说,他从德州赶到交通医院后听侄女女婿说,肇事的女子在发现老人骨折之后,就偷偷溜出了医院,至于她到哪里去了家住哪里,他们一家人到现在仍不知情。

  躲着记者频频接“好心人”电话

  记者多方打听了解到,天桥区某高架桥旁的一座早期的职工宿舍就是刘凤伟的家,今年38岁的刘凤伟是一名14岁孩子的母亲。她说,丈夫刘某在济南某大型超市做保安。

  记者发现,这个简陋的家中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三口之家住的房子也是老人在去世之前留下的。

  刘凤伟说,半年前她曾在济南一家灯具市场卖灯具,自从公公生病之后就在家专职照顾重病的公公。公公去世后,一家三口依靠丈夫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维持这个家。

  在路上,在事发现场,在其家中,刘凤伟接受本报采访的数个小时里,她的手机不停地响。她极力向记者说,这是好心人打给她的电话。一看有电话打进来,刘凤伟还时不时躲到一边去接听。电话频率之高,超乎记者想象。

  一方坚持称是“扶”,一方坚持称是“撞”,到底是扶还是撞,相信刘凤伟和老人心中都有明白答案。

  ◎疑点重重

  电动车凹痕哪来的,为何“按照交通事故受理”

  疑点1 目击证人为何闪烁其词?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采访中刘凤伟一直拒绝带记者到事发现场,在记者的极力劝说下,她才勉强同意,但到现场后,她并不想站在事发的公交站点旁边。

  对她的这一反常举动,她的解释是“周边的一些商户都认识我”。

  刘凤伟坚称自己没有撞人是扶人的同时还说自己有目击证人,根据她所提供的目击证人的电话,记者拨打过去,对方听说是记者之后,先是以忙为由不想回答问题,后来又说给刘女士打个电话再说。而另一名由刘凤伟提供的“目击证人”则一会表示她只是从济南的报纸上看到这则新闻,随后这名“目击证人”又改口称,她曾从事发地点路过,对于双方争议的内情,她“不想掺和”。

  疑点2 右手拄拐摔倒为何左边骨折?

  事后,刘凤伟一直重复,当时她骑电动车由西向东沿路行驶,老人是从公交站点穿越马路,老人倒地时她发现老人的右手里拄着拐杖。

  金贵龙也表示,老人这些年来习惯用右手拄拐杖。

  “用右手拄拐杖”的这一说法,在双方看来是一致的。

  金贵龙分析后称,按照拄拐杖的重力原理,老人是用右手拄的拐杖,老人的身体重心应该是偏右侧的,如果像对方所称的老人是因拐杖使用不当而摔倒的话,老人的身体应该是向右边倒的,向右摔倒的话伤及的应该是右腿,但事实是老人的左腿髋骨骨折了。

  他认为老人过马路时,受伤的左腿偏偏就是对方骑着电动车来的和被怀疑的肇事的方向。上述分析与肇事特点有着密切关系。

  疑点3 “好心人”做得是不是“太好了”?

  金贵龙同时表示,假若对方自称的“扶”老人的理由成立,既然不是肇事是出于“做好事”,那对方为何在众多围观者面前将老人送到了医院,在送到医院之后还主动交了出租车费?

  除了这些之外,更让金贵龙感觉诧异的是,在将老人送到医院之后,对方还去给老人挂号,挂号之后还拿出钱帮老人交拍片费。

  “这些都超越了一个‘好心人’能够做的范畴,她完全可以在扶起老人之后大大方方回家或者义正言辞地拒绝到医院。”金贵龙说,她到了医院,交了车费还去挂号,挂了号又交拍片费,拍片显示老人骨折了,人却悄悄溜走了。

  疑点4 电动车上的凹痕作何解释?

  金贵龙说,事发后他到交警队看了那辆电动车,上面还留有肇事的凹痕。

  金贵龙表示自己是一个生意人,资产已过千万元,老父亲退休之后每月也有3000多元的工资,他们并不缺钱为老人做手术,最让他们一家感觉意外的是对方撞了人为逃责,竟改口称是“为做好事”。

  “只要对方良心发现,承认撞了老人,如果对方生活条件不好,我们一分钱不要。”在金贵龙看来,事件既然发展到这份上,他一方面期待警方对该事件定性,另一方面他也相信对方所称的“扶”完全是在推责,而“非做好事”,目前他已经做好了起诉对方的准备。

  疑点5 为何“按照交通事故受理”?

  事实上,媒体在关注济南“女版‘彭宇案’”的同时,交警在事发之后的9月19日,还将刘凤伟叫到了天桥区交警大队的交通肇事部门了解情况。

  9月21日上午,天桥区交警大队肇事处理部门一名负责该事件的交警向记者表示,当前该事件“按照交通事故受理”,但其他的情况目前还不方便透露。关于电动车凹痕的问题,记者并未得到正面回应。

  在前往肇事处理部门之前,刘凤伟一直希望自己能将那辆被警方带走的电动车要回来,可事与愿违,那辆电动车至今仍被警方扣押。

  文/图  记者 王永端 (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