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峰刍拍的日出图。

  家住高殿社区的蔡峰刍今年66岁,从2015年至今坚持骑自行车外出拍摄日出美景,照片累计20多万张。照片在朋友圈发布后大获好评,经常有外地摄影爱好者慕名向他请教,还有不少人看到照片后专门到厦门旅游。蔡峰刍骑游基本走完了整个福建,旅途中同样拍摄日出美景,被称作“追逐太阳的骑士”。

  一年300天在厦门拍摄日出,每天至少骑行50公里

  ■骑行是蔡峰刍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蔡峰刍原是铁路职工,2014年退休,2015年受到朋友影响开始骑自行车,并加入厦门骑缘自行车队。

  2015年下半年,几个爱好摄影的朋友相约到观音山沙滩拍日出,蔡峰刍没有单反相机,朋友说手机也可以拍照,他就跟着去了。“以前很少看日出,那天看了觉得很漂亮,经过朋友指点,拍出来的照片也挺好看。”一个月后,蔡峰刍跟随厦门骑缘自行车队骑游诏安、云霄、漳浦等地。有天清晨5点多,在云霄附近的红树林看到太阳从海平面冉冉升起,大家都很兴奋。当时,蔡峰刍就琢磨,回到厦门后能不能天天早起拍日出。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只要没有离开厦门且没有下雨,他都坚持拍摄。

  拍摄日出,最好提前半小时到达,不同季节的日出时间不一样,蔡峰刍先用手机查询,再安排出发时间。夏天的日出时间最早是4点50分左右,他4点就要起床,4点半前岀发。冬天6点50分左右日出,他5点起床,5点半出发。一年中,他至少300天在厦门拍摄日出,每天至少骑行50公里,连正月初一都不落下。

  拍到撒哈拉沙漠壮美日出,为找好机位摔了也顾不上

  ■追着太阳骑行,蔡峰刍乐在其中。

  拍日出,要找到好机位不是容易的事。蔡峰刍说,在岸上拍和在沙滩上拍的效果是不一样的。他每次都到沙滩上拍,退潮时走了很远,鞋子踩满烂泥浆,大冷天被海浪冲湿裤子和鞋子,冷得直发抖。

  有一次,蔡峰刍爬上岩石,脚底打滑,摔得屁股都肿起来了,爬起来还是赶紧先拍照。还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自行车突然飞轮卡住,他一头栽下去,十多分钟都起不来,幸好有路人将他扶起。车把撞上人中部位,裂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他回家涂了药膏,贴上创可贴,第二天照常出门拍日出。

  “哪怕是同一地点,每天的太阳都不一样,光线、云彩也不一样,阴天、多云、晴天拍摄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每次看到日出美景,蔡峰刍都会感慨人生难得几回见,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蔡峰刍跟随厦门骑缘自行车队长途骑行,基本整个福建都游遍了,途中也拍日出。去年,他骑行闽东线,途中在一个县城吃了碗面,结果拉肚子,整个晚上肚子痛得睡不着觉。第二天,他还是6点半就起床,到河岸边拍日出。

  蔡峰刍曾到摩洛哥自驾游,晚上住在撒哈拉沙漠营地,清晨一个人从营地出发,走了3公里左右,拍到撒哈拉沙漠日出的壮美景象。澳大利亚、美国等地的日出也被他收入镜头,但他觉得还是厦门的日出最美。

  分享每天的日出照片,从来不做后期修图

  蔡峰刍说,他试过跑步、快走,也学过打太极拳,但感觉还是骑自行车比较有趣。拍摄日出是他的个人爱好,他将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骑摄无穷,摄在骑中,这是很难得的人生乐趣。”

  后来,蔡峰刍学会把照片发布在微信朋友圈,每次都会收获许多点赞,还有人转发他的照片,一传十,十传百,全国各地摄影爱好者微信群负责人开始邀请他入群。还有很多陌生人申请加他为好友,都是慕名向他请教的。只要时间允许,他都会耐心地与对方交流沟通。

  现在,蔡峰刍已经养成习惯,每天的日出照片都会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他的照片从来不做后期修图,都是发原图。“真、善、美,摆在第一位的是真,我要把看到的最真实的美景分享给大家。”

  本地骑游群里经常有人向蔡峰刍请教,他都热心传授骑行拍摄日出的经验,有时还会亲自带他们到现场。也有外地人到厦门旅游,还专门请他推荐拍摄日出的最佳地点。

  来源:厦门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