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集美大学校史馆里多了一样珍贵的展品,这是1950年1月由陈维风校长签发的福建私立集美高级水产航海职业学校毕业证。毕业证的主人,是新中国成立后我校首届毕业生李梓平校友。9月17日,李梓平校友来到了校史馆,并再次回到了航海学院。

  炸弹落下时,我在科学馆

  1947年春,16岁的李梓平入学私立集美高级水产航海职业学校第20组航海科,学制3年。抗战胜利后,集美在一片废墟上修缮、重建。

  “我的同学中有不少人传阅进步刊物,也有一些已经加入了共产党。他们1949年夏去了香港,在华夏航运公司的轮船上工作,参加突破国民党海上封锁线的战斗,为解放区送去急需物资。有一名同学还被国民党逮捕,在台湾牺牲了。”李梓平回忆往事,一幕幕仿佛昨日。

私立集美高级水产航海职业学校第20组航海科学生合影(李梓平:第三排左三)私立集美高级水产航海职业学校第20组航海科学生合影(李梓平:第三排左三)

  1949年解放军渡江战役后,国民党厦门警备司令部害怕各地学生支持解放军,下令各中等学校提前放假。集美学校被迫于5月底提前放假。10月17日厦门解放,集美学校于11月7日复课。就在师生们满腔热情地迎接新生活时,11月11日,国民党军队巨型轰炸机八架轮番轰炸集美学校,投下重磅炸弹32枚。“第一枚炸弹落下时,我正与同学在科学馆办理注册手续。这次惨案使集美再次遭受重创,有8名师生遇难……”学校不得不暂时停课,几经寻找,择定同安后溪下店圩前仁德小学及附近宗祠为高级水产航海学校临时校舍。11月底,李梓平赶到后溪下店圩复课,并于1950年1月在临时校舍开辟的篮球场前拍了毕业照。“在这样艰苦的办学条件下完成学业,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届毕业生,意义非同一般。”

科学馆科学馆

  见证集美学村飞跃发展

  李梓平与集美缘分不浅。1933年,年仅2岁的李梓平随母投靠在集美学校就职的三伯父。抗战期间,集美学校内迁安溪,安溪籍的李梓平也回到了安溪乡下念书。就在集美学校迁回集美后一年,李梓平报考了私立集美高级水产航海职业学校。1959年,毕业9年后的他又从省交通厅干部学校调回了厦门集美航海学校任政治教师。“我的家族先后有50人在集美求学,而我在集美学习、工作、生活了60年,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对学校有着深厚的感情。”

 李梓平家族 李梓平家族

  斗转星移,这60年,他见证了集美学村和集美航海教育巨大的发展变化。集美航海教育从中专变为大专,又升格为学院,并入了集美大学,每一次变化都是一次飞跃。他见证了数座教学楼和宿舍楼拔地而起,教学条件越来越好,科研水平不断提升,校区越来越整洁、规范。“当时我们上课用的仪器只有六分仪和磁罗经,现在同学们用的是航海模拟器,更先进的雷达测绘和卫星定位。”这些发展令李梓平赞叹不已。

  “变化的不仅是我们的校园,还有集美,这个让我牵挂的地方。”尽管搬进厦门岛居住,但每次回到这里,李梓平都饱含了深情。“几十年前的集美只有石板路和泥巴路,除了读书声,一片寂静。而现在,交通四通八达,川流不息。学村除了学区应有的宁静,更多了都市的繁华。”李梓平站在允恭楼三楼平台上,指着远方,细数着所见之处在这几十年间的沧海桑田。

  每个集大人都该了解校史

  “我曾三次到校史馆。每个集大人都该了解校史,爱国爱校。”在校史馆里,李梓平在许多展板前驻足,讲述当年的故事。前不久,他在家中找出了那张珍贵的毕业照捐给了母校。“我是新中国成立后首届毕业生,这张毕业证算是学校办学历程中的一个印记。”在李梓平看来,校史是校友之间切不断的连络,分布在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各地的校友们都会因为母校而相互支持、相互帮助。

  李梓平回母校受到了师生们的欢迎。他对年轻学子说,现在学习条件好了,知识面宽了,就业面广了,你们更要脚踏实地学好专业,丰富实践经验,为祖国做更多的贡献。

  来源:集美大学

  摄影 | 刘金昆 陈南君

  文字 | 罗旻敏

  平台编辑 | 林嫦娥  蓝河珍

  责任编辑 | 林嫦娥

  编审 | 华晓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