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7月15日起,《学习时报》连载采访实录《习近平在厦门》。1985年6月至1988年6月,习近平同志先后任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常务副市长,成为厦门经济特区初创时期的重要领导者、开拓者。他领导制定了厦门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探索推动了一系列开创性改革举措,积极探索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的道路,大力度推进生态环保工作,注重保护和传承历史文脉,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厦门3年,习近平同志一心为民、严于律己,勤于工作、勤于调研,敢于担当、敢于创新,展现出对大势的科学把握和远见卓识。他深有感触地说:“厦门给了我人生许多历练。”

  在全党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之际,厦门日报转载《学习时报》这组《习近平在厦门》采访实录,主旨在于为党员干部深入学习领会和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提供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源泉,为更好领会和践行党的初心使命提供经典的学习范本。

  “习书记两次来到我们军营村”

  ——习近平在厦门(十 )

  采访组:高泉国主任您好!习近平同志第一次来到军营村的时候,您任军营村村委会主任。请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

  高泉国:习书记第一次来到军营村是1986年,他那时是厦门市副市长。那个时候的军营村是整个同安县最穷的一个高海拔村,有700多名村民,种植了400多亩茶园,村民主要收入来源就是种植茶叶,人均年收入只有280元左右。

  那个时候军营村基础设施很差,没有通电,是用一个20千瓦的小发电机组自己发电。由于不能满足全村的用电需求,所以每户只能用一盏或者两盏25瓦的电灯,平均每户每天也只能用几个小时的电。

  当时的道路条件也很差。从同安县城到军营村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开车要2个多小时才能到。村里道路条件就更差了,现在你们看到的环村公路,是1987年以后才修建的。习副市长第一次来的时候,村里只有一条1.6米宽的土路,车开不进来,就停在村口的小拱桥边,步行进来。我第一次见到习副市长,就是在村口这个拱桥边上。后来我们建了新的拱桥,但保留了当时的桥拱,你们现在去还能看到。

  习副市长见到我后,第一句话就问:“你们这里最穷的有几户?”我回答:“有两三户。”接着他就挨家挨户地去拜访。看完贫困户,就来到我家。我是农民技术员出身,在当时算是村里条件比较不错的,家里也只有一张床,一个圆桌,两个凳子。他走到我家房门口,跟我开玩笑说:“高泉国,你这个房子不错啊,坐北朝南,冬暖夏凉,空气很好,前面还有一条溪,里面有几进院。”这个房子是1980年修建的,刚使用了六七年,还比较新,所以他说我这个房子好。其实当时修建这个房子的材料是从山上一块一块扛下来的石头,又把这些石头一块一块垒起来的,并没有花很多钱,只是很有闽南风格,与村里其他房屋比较起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在门口简单聊了两句,他就往我家里走。进门的时候,因为他个子很高,房间的门梁很矮,我怕他撞着头,就赶紧上前跟他说:“您要弯下腰去,不然容易撞脑袋。”他就把腰弯下来,走进了我家。

  进屋后,我在屋里圆桌的一边泡茶,习副市长就坐在另一边。他问我家里有几口人,我回答他有6口人,4个孩子加我和我老婆。当时我老婆不在,4个孩子都在,围着他跑来跑去。他不断向我询问村民的生产生活情况。我向他汇报说,村里种植了一部分杂交水稻。他听了很感兴趣,问我杂交水稻一共种了多少、亩产有多少。我告诉他,除了100亩种地瓜(红薯),剩下的400多亩种的都是杂交水稻,亩产能到1000斤。他又问我杂交水稻是什么品种,我又给他详细汇报了一下。后来,他又问了一些生产生活上的问题,问我生产责任制实行以后,军营村在经济发展上有什么打算。我们就这样聊了大概1个多钟头。当时我觉得,这位市领导对农业农村情况很熟悉。

  采访组:刚才您提到,军营村当时非常贫穷落后。习近平同志当时是怎么帮助你们摆脱贫困的?

  高泉国:习副市长看到我们村贫困落后的状况后,要求村里多种茶、多种果,发展第三产业,早日脱贫致富。当时我们也不懂应该种什么果树,他建议我们种一些柿子,还联系县水土办提供了一批广西无籽柿树苗,并指示县农办解决了3万元扶贫资金。在习副市长亲自倡导下,村民们开始上山开垦、整理土地,种植了大概200亩广西无籽柿,并用那笔扶贫资金修建了管理房。后来我才知道,广西无籽柿是当时国内最好的柿子品种。现在这片柿子林还在,有些到了树龄,我们就再补种一些,一定要把这一片珍贵的柿子林保存下去。

  采访组:我们知道,习近平同志当年到省里工作后,仍然对军营村发展念念不忘,请介绍一下他第二次到军营村走访的情形。

  高泉阳:1998年,习副市长已经是福建省委副书记,同安也已经由县改区。我担任军营村村委会主任,习书记来访时,我负责向他介绍村里的情况。

  我记得,习书记来那天刚下过雨,从同安城区到我们村的道路还是坑坑洼洼的,下过雨之后变得泥泞不堪,习书记乘坐的汽车陷到了泥里。刚好我们有些村民经过,习书记就下车,同村民们一起把车从泥坑中推了出来。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心里特别感动。

  习书记个子很高,穿着一件浅灰色短袖衫,我都得抬着头跟他讲话。他下车简单交谈了几句,就急着要去村民家里走访。走访中,他仔细了解村民们的生产生活状况和收入情况,关切地询问大家温饱有没有解决,合作医疗方不方便。

  当时,我刚28岁,还没有结婚,是个毛头小伙子,也不懂得他是大领导,走访结束后,就大咧咧地邀请习书记到村部二楼坐一坐,喝喝茶。他很随和,就答应了。在上楼梯的时候,他边走边拍着我的肩膀说:“年轻人一定要好好干,带领村民们早日脱贫致富。”那时候我很瘦,他又几乎高我一头,每拍我一下,我都被他震得往后缩一下,现在回想起那个场景,觉得很温暖。

  在村部二楼,我们把4张办公桌拼在一起当会议桌,又找来几把椅子,习书记就在那里跟我们几个村干部、党员,还有几个村民代表座谈起来。这4张办公桌还有他坐过的椅子,我们现在都还保留着。

  座谈中,习书记主要了解村里农业、林业以及整个村里的基本情况。我汇报说,1986年他来的时候,军营村的茶叶种植面积大概在500亩左右,到了1998年已经有2800多亩,翻了5倍。他听了之后,觉得军营村发展很不错,非常高兴,还给我们提出两条要求:第一条,就是要绿化造林,保护生态,让我们多种茶、多种果,大力发展农业和林业。那个时候,大家对林业基本上都不太重视,只有几个林场保护得比较好,农村基本上都是荒山。现在看来,我们这里能够发展乡村旅游,游客愿意到我们军营村来,就是冲着这绿水青山来的,习书记当年的远见,给今天的军营村铺就了致富之路。第二条,就是鼓励年轻人一定要走出山门,走进厦门,去打工创业,不要单一地守在本地种茶。这是因为当时还不是种茶的季节,习书记在村里走访的时候发现很多年轻人闲在家里,他就提出要鼓励年轻人勇敢出去闯世界。

  习书记还为我们精准扶贫提供了大力支持。当时虽然我们的茶叶种植面积上去了,但因为没有设备,没有先进的制茶工艺和技术,采下的茶叶都是生茶,过不了几天就会烂掉,价格也一直上不去。我们就跟他讲,村里想买点制茶的生产设备,建立一个茶叶加工厂,把茶叶的外观和质量做好。习书记听了觉得非常有必要,就交代市农办负责这个项目,拨了两笔扶贫资金,一笔40万元用于建加工厂,一笔20万元用于购买设备,后来又增加了10万元。习书记还叮嘱镇里面要做好山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多引进一些茶叶加工厂。后来就有一家企业来到军营村投资建厂。我们也用70万元建了自己的茶叶加工厂,购买了20台制茶的揉捻机,还有塑包机、整形机等。有了加工厂和这些设备,军营村的茶叶外观好了、质量高了,价格也就随之提高了。邻村的茶叶如果卖5块一斤,我们就能卖到8块一斤。

  1986年,习书记第一次来,要军营村多种茶,多种果,保持水土不流失,并要求我们带领村民种植柿子林,修建管理房。1998年,习书记第二次来,看到我们满山遍野的茶园,看到茶农为茶叶的销售发愁,就支持兴建茶叶加工厂,指示我们要帮助老百姓解决这些问题,提高老百姓收入,又一次为军营村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他两次来到军营村,这里可以说是他精准扶贫思路的源头,他从正定就有了农村要加大扶贫力度的意识,后来到了军营村,然后又到宁德,这种意识在不断加深,一直到现在提出的多项扶贫政策,和他过去在各地实践时的思路都是一脉相承的。

  采访组:当时习近平同志有没有提起他第一次到军营村时的事情?

  高泉阳:习书记第二次来军营村,依然不忘1986年见过的高泉国主任。他问我:“当年那个瘦瘦矮矮的高主任现在在做什么?能不能把他叫过来?”我就赶紧骑上摩托车去找高泉国主任。当时他正在给地瓜培土,一听说习书记要见他,高兴得手脚都没顾上洗,拎着锄头就坐上我的摩托车赶过来了。泉国主任非常激动,到了村部的院子,锄头一扔,马上就冲过去见习书记。习书记很高兴,离好远看到高泉国,就认出了他:“就是他,就是他!”时隔十几年,他还记得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真让人感动。

  高泉国:我第二次见到习书记的场景,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时我正在地里种地瓜,泉阳骑了个摩托车来找我,说习书记要见我,我就赶紧跟他过去。习书记见到我后就问:“泉国主任,这几年全村经济发展和村民生活情况怎么样?”我就向他汇报:“这10年里,我们多建了30多栋房子,您第一次来的时候,村外还没有建房,现在村外的房子已经建起来了。当时您拨扶贫资金建立的管理房,已经承包出去了,一年村里能收入8000块。”那时候,8000块是很大一笔钱。

  习书记还问我个人和家里的情况。我说这几年挺好的,孩子有的已经毕业了,有的还在读书。他听了频频点头。我们还谈起当时他去我家里做客的经历,他还记得当时我让他弯下腰去,不然会碰着脑袋等情景,这些小的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楚。可惜那一次他没带记者,我也没跟他合影,非常遗憾。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第二次来到军营村,还提出了哪些具体要求?

  高泉阳:1998年,习书记第二次来到军营村,问起当年那片柿子林长得怎么样。我就实事求是地说,那片柿子林刚好到了合适的树龄,长势很好。没想到他兴致很高,说:“那咱们去看一下。”我们就陪同他步行2公里多,来到那片柿子林。

  刚开始,他看到山里种着茶、山坡上种着柿子,很高兴,可后来看着看着就有点不太高兴了。为什么呢?因为除了茶园和柿子林,其他的山头全都光秃秃的。站在柿子林边上,他说:“多种茶、种果,也别忘了森林绿化,要做到山下开发,山上‘戴帽’。”我们听了很受启发。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第二次走访军营村到现在又过了快十年了。这十年里,军营村的发展怎么样?

  高泉阳:总的来讲,习书记两次来到军营村,他的思路深深地影响着村里的干部和村民。在全村发展过程中,他一直引导着村民走对路子。以至于从整个莲花镇来看,我们村在经济、教育、医疗、环境保护、村庄建设上都是比较好的。

  军营村的村民们一直没有忘记总书记的叮嘱,三十年如一日,多种茶、多种果,做好森林绿化,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也正是因为他当年的一句话,我们开始大力造林,现在已经造林绿化9000多亩,把绿色资源变成乡村旅游的资源。没有当时的造林绿化,哪有现在的绿水青山?现在要还是像当时那样光秃秃的,谁还会来军营村?

  当年习书记帮助我们兴建了茶叶加工厂,现在军营村的茶叶都由茶厂收购,80%出口外销。不过这几年茶叶价格不是很好,我们就利用习书记给我们留下来的这些资源,引导村民大力兴建民宿、农家乐,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军营村从原来最贫穷的山区村,到现在成为新农村建设的典型村。现在军营村的财政收入,在莲花镇十几个行政村中名列前茅,人均收入达到了16000多元,是莲花镇最高的。

  高泉国:受到习书记当时让年轻人走出去的号召影响,我的三个儿子现在都走出了军营村,老大还做起了茶叶生意,全家每年收入能有20来万元,生活过得还是很不错的。

  高泉阳:习书记当年来军营村的时候,村里卫生条件还不是很好,村民们养猪、养鸡都是放养,厕所都是用土坯搭建起来的旱厕,我们当地开玩笑叫它们“露天碉堡”,一到夏天就臭气熏天,苍蝇蚊虫满天飞。2008年,军营村开启了老区山区建设,我们按照习书记当年对军营村的定位和要求,对全村做了整体规划。动员村民动手填埋旱厕,并修建了10个公厕,还铺设了户户通公路,让小车能直接开到家门口。经过这一番规划和整治,现在我们每年在省里、市里的环境评比中都是第一名。军营村一年一个样,一年比一年好。你们看,现在整个村庄干干净净,路灯也亮了,通信设备一应俱全,广电网络也都进来了。我们特别希望习书记能再来一次军营村,看一看他给军营村带来的巨大变化。

  高泉国:现在很多游客来这里旅游,其实与习书记来过两次有很大关系。大家也是想走一走当年习书记走过的地方。还有很多人来找我,想听我讲一讲习书记当年来这里的故事。我就带着他们在村里走一走,给他们介绍厦门,介绍当年习书记来我们村走访的那些往事。

  现在很多游客来都会问我:总书记还会不会来?我说,我相信总书记一定会再回来的,这里有他走过的路、走过的桥,有他关心关注过的村民老乡。我们也一定会怀着这份期待,把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把日子过得更加红火。

  来源:学习时报(studytimes)采访组:沈凌 路也 胥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