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赵张昀

  大部分校园跑操,是所有班级一起绕操场慢跑,步伐随性;集美工业学校的跑操,更像是一件严谨的艺术作品——不仅有十多种变队形的花样,还整齐得像是把跑道变成了传送带。

  跑道变身传送带

  现场像“贪食蛇”游戏界面

  音乐一响,集美工业学校的2000多名学生的跑操活动开始了。最有趣也最特别的是第一步,足球场中央列30列纵队,快速四散到跑道上,变成50个整齐划一、间距合适的方阵。在这里,许多队伍用的是“蛇形走位”,从航拍视频来看,整个操场好像变成了“贪食蛇”的游戏界面。

  随后,八条跑道就像一条按下了“开始”键的传送带,50个方阵如同传送带上的50个零件,平稳地传动着——几乎所有同学都按着相同的步幅、移速和节奏向前匀速跑动。一圈400米跑完,再迅速回归开始的队形和位置,音乐也正好结束。

  由学校原创设计

  测步速算跑法调整不下百次

  “蛇形走位”是如何诞生的呢?这要从45秒的间奏内,2000多人要完成“瞬移”说起。“所有学生一起跑步四散到边缘,还要变队形,很容易撞在一起。”学校副校长陈瑞锦说,他们因此设计出了十余种不同的跑法——小部分同学直溜向前跑,不少队伍要拐个大弯,有的队伍还要跑“丁”字,避让其他方阵;直道处尤其狭窄,不到20米的跑道宽度,要实现30多人从2列纵队变8列方阵的“转身”,只好团成一团,跑成“蛇形”。

  其实,跑操完全由学校原创设计,过程相当复杂艰辛。“排练的时候,学校教官们带着一叠草图,蹲在操场勾勾画画。”陈瑞锦说,测步速、算跑法等等调整了不下百次。办公室里的一张操场鸟瞰图已经被画烂了,没经受住工字钉、圆珠笔等一轮轮涂改“摧残”。

  去年夏天,集美工业学校的教师们开始思考,是否有一项运动可以既锻炼身体素质,又强化纪律和品德呢?花式跑操蕴含着以体育促进德育的用心。比如,跑步采用标准军姿,摆臂、步幅都有讲究,行进、过弯和避让也要看齐;除了眼观六路,还要耳听八方,跟着音乐踩点不能乱,记得每一段旋律对应的位置。一旦有人稍稍“放飞自我”,整个操场就将乱成一锅粥。

  校长陶顺生说,对于校内中职生而言,自律、坚持和集体荣誉感等技能以外的品质,往往更为重要,“将真正影响孩子们的一生。”

  来源:厦门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