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分娩完的第四天深夜,阿美拖着虚弱的身体,抱着早产的女儿琳琳,走在寒风凛冽的鹭江道上。

  孩子的哭喊声很微弱,在娘胎里7个多月即出生的她,被母亲用床单裹好,抱在怀里。

  本该坐月子的阿美,想找份工作谋生。“和她爸爸分手了,身上没钱,得让孩子喝上奶。”

  她紧紧抱着孩子,漫无目的地在繁华的街头徘徊,北风将襁褓的布角吹得猎猎作响。

  就在这个时候,多个过路的厦门市民发现了她们母女……

  大叔说:什么困难说给叔叔听

  3月4日深夜11点,厦门市民陈先生开车路过鹭江道,发现了路边的“异样”。

  大同路和鹭江道路口,有个瘦弱的姑娘,抱着个包裹,走路摇摇晃晃的。是生病了,还是喝醉了?侦察兵出身的老陈十分敏感,当即靠边停车。

  老陈下车,上前关心地问:“小妹,你怎么了?床单裹的是什么东西?要不要帮忙?”

  阿美抬起头,怯怯地看了这个陌生大叔一眼,低声说:“我孩子。她睡着了。”

  老陈看清楚是襁褓后,愣了一下,明显孩子刚出生没多久。更多狐疑爬上了老陈的心头:“小妹,你家里人呢?不在家里坐月子,这个时候带着孩子跑到街上干吗?”

  深夜街头,阿美不敢跟陌生异性搭腔,转身走开。感觉有点不对劲的老陈着急了:“你现在到处乱跑,大人孩子都会生病的!不要怕,我是老党员,孩子都比你大,有什么困难说来给叔叔听听。”

  听到这句话,脸色惨白的阿美泪如雨下:“我是外地人,来厦门打工的,要赚钱养活我孩子。”

  大姐说:去我家里坐月子吧

  阿美拿出了证件说,她是河北人,在厦门打工一年多,认识了孩子的父亲。

  两个95后在一起不到半年,因为家里反对,最终和平分手。分手后阿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倔强的她选择生下孩子。“她在肚子里的时候很乖,我希望她来到这个世界,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阿美盼望孩子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就在阿美情绪失控、哽咽诉说经历的时候,一位路过的短发女士走上前静静地听完整个经过。“别担心!这里是厦门!”短发女士利落地说出,几乎每个老厦门都喜欢说的口头禅。她说自己姓黄。

  这时,老陈说道:“你刚分娩完,打什么工?哪个老板愿意雇刚生产的妇女干活?这么小的孩子跟着你上班吗?”

  黄女士干脆地说:“我家里还有空屋子,干脆你带着孩子过来,去我家里坐月子吧。”

  阿美暂时不想向家人透露生下孩子的事。几个过路的厦门市民,素不相识,你一言我一语热烈地讨论起来,在马路边开起了“救助会议”,纷纷给阿美出主意。

  洪亮的话语,明亮的路灯,仿佛能驱抗北风,渐渐温暖了阿美的心。

  阿美说:都来不及感谢他们

  不过,黄女士热情提议的“方案”,被老陈理智地否决了。

  老陈的理由很充分:“才7个多月就出生的孩子,没有专业的检查和医疗,带回家能保证她的安全吗?”他建议将孩子送往医院救护,并拨打了110。

  老陈的建议是对的。孩子随后被送到了位于思明区的一家大医院,3月5日凌晨时分,经过医生检查后,发现孩子体温较低,黄疸值很高。通过医护人员精心救治与护理,处在危险边缘的琳琳渡过一道道难关。“捡回了一条命。”阿美后怕地说。

  第二天凌晨3点多,老陈又带着几位热心市民,驱车41公里,将虚弱的阿美送回了翔安的出租屋。将阿美安顿好后,几个热心人回到家,已是凌晨5点了。

  几天后,湖里安兜社的居民薛先生,听朋友说那一晚的情况,将阿美从翔安接到了安兜居住。“这边去医院交通更方便一些。照顾妇孺,能帮到别人是一件开心的事。”

  “当时情绪太激动了,都来不及感谢他们。”前天,阿美说想借导报向那些热心的路人及医务人员说一声“谢谢!”

  目前,孩子需要进一步观察和护理。如果你想帮助阿美母女,请拨打导报热线968801。

  导报记者 朱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