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以前,漳州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漳州市委书记、市长共同担任市总河长,市县乡三级共有河长319名,招聘河道专管员上千名。

  河长们更是像医生,用“望闻问切”之法,追根溯源、找准病根。经过集中整治,漳州市、县两级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100%,全市河流水质得到明显改善。

  巡防排水口 堵住污染源

  3日早上8时许,兰亚平沿着浦林溪和坑尾溪下游的交汇口慢慢走。身为芗城区浦南镇镇长,兰亚平还是全镇78.4公里河段的第一责任人。自去年8月接过河长的担子以来,巡河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坑尾溪上游流经华安县工业区,过去,部分工业污水顺流而下,严重影响坑尾溪水质。而浦林溪上游流经浦林村等地,易受农业污水污染。”兰亚平告诉记者,河长最重要的职责就是管、治、保。管就是日常监管河道污染;治就是整治河道污染;保就是协调河道日常清淤保洁工作。而这巡河,看似轻松,却是保护水体最重要的一环。兰亚平一边说,一边展示着河长簿,里面详细记录了每次日常巡查所看到的情况和处理结果。一旦发现坑尾溪溪水异样,河长就立即上报,将问题责任都落实到人,通过追溯污水源头及时制止工厂偷排。

  除了镇里这段,兰亚平还走到上下游邻镇的河道去看看。“去年以来,浦南镇开展畜禽养殖污染综合防治整改,禁养生猪、牛蛙等,控制浦林溪农业污染。邻镇也有防控污染的一些举措,人家有什么好措施、存在什么问题,我也都记下来,大家经常沟通,毕竟每一段河道都不是孤立的,需要大家齐抓共管。”

  浦南镇位于九龙江北溪南岸,19条溪流直接排入九龙江北溪,对九龙江流域水环境起到重要影响。为了确保溪流无垃圾,浦南镇一共聘用了3个镇级河道专管员和9个村级河道专管员每天巡河。说起巡河,兰亚平如数家珍:“浦口溪终点浦口排涝站,那可是巡河的关键,那里汇聚了41平方公里的水流,直接排入九龙江北溪。因此,我们在巡河的同时,完善拦浮栅设置,严防死守,确保水上漂浮物不流入九龙江北溪。”

  “重点是剿灭劣V类水,完成全省的总目标。”兰亚平说,2018年,镇里投资800万元新建一座40亩的湿地公园。此外,还投资1100万元在漳州二水厂一级水源保护地新建一个提升水质的生态修复工程,现已完成公开招标,进入建设阶段。

  巡重点关卡 截污染通道

  “颜厝镇大大小小十几条支渠最后都聚集到这里,汇入九龙江,所以,把好马州大闸这最后这一道关卡至关重要。”作为河长,马州段牵动着龙海市颜厝镇镇长周顺海的心,只有每天看过了,才能感到踏实。

  如今的马州段水面澄碧、芦苇摇曳,农家依河而建、笑语盈岸。沿岸有不少人家,污水和垃圾都去哪儿了?周顺海指了指对面。记者看到,两艘打捞船正在打捞河面上的漂浮物。“4个专职的保洁人员以及河道专管员每天都来巡河,用机械清理底下的淤泥,每天24小时打捞水葫芦和漂流垃圾,所以马州上游和这个关卡每个环节把握得很及时。”周顺海说。

  小小河长,怎么治“水病”?周顺海巡河用的就是“望闻问切”——巡河时看颜色、闻味道,深入群众问情况,遇到问题想办法。河面上漂着垃圾,河长打个电话,保洁人员就会及时清捞;发现排污行为,劝说阻止,或请“河道警长”来执法,或借“河长APP”拍照上传至信息化平台,由相关部门整治。既能发现问题,又能监督解决问题,河长成为撬动源头治理的支点。

  河流水环境的好坏,表象在水里,根源在岸上。2018年起,颜厝镇开始实施城乡集中保洁项目,将全镇21个村(场)清扫保洁工作交由专业保洁公司负责,每400人口配备一名保洁员,对全镇的陈年垃圾、河道街道以及重点路段进行专业化清运和保洁,同时选派村级卫生监督员,开展程溪溪小流域综合治理行动,排查沿线污染源,整治禽畜养殖场,打捞漂浮物、清淤清障,专业保洁河面河道。

  “我们分成四个层面进行每天的巡查和清理整治,一旦发现情况,在15分钟之内启动清理应急行动,第一时间清理。”周顺海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投入200万元对程溪溪大小溪的底泥进行全面清淤,下阶段将启动安全生态水系建设项目整治程溪溪流域下游颜厝段,同时捆绑启动小流域综合整治项目,确保程溪溪大溪小流域水质由劣Ⅴ类提升至Ⅴ类。

  走在村里的河道边,看着一天天变得洁净、优美的环境,周顺海的心情并没轻松。“环境整治是个长期的事业,村民的生活习惯和环保意识不彻底转变,工作就不能停止。”

  要想拔病根 还得树新风

  望闻问切,是要看病情,但说到底,更重要的还是拔除病根。对于南靖县书洋镇田治溪上田村河段的河道专管员张玉玲来说,拔病根,就是培育“治水没有旁观者”的社会共识。因此,她一有时间就向村民宣传河道污染的危害。“刚开始,村民不以为然,毕竟往河道倾倒垃圾是常有的事。我也不放弃,一次劝说不了,就多次上门劝说。”

  巡河过程中,张玉玲偶尔会发现一些偷排、漏排现象,有些排污口较为隐蔽。张玉玲指着河岸边一处杂草说道:“之前一次巡河,我发现这个地方时不时有水泡冒出,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这里的污水管道渗漏了。”发现问题后,张玉玲立即向环保部门反映问题,没过多久污水管道便得到了修复。

  整治河水之初,张玉玲也经历了“艰难的说服”。如今老百姓尝到了甜头,没有人愿意再回到过去。住在岸边的简枝莲婆婆说:“我年纪大了,把垃圾倒在溪里也是图个方便,但是看着玉玲巡河、清理垃圾的身影,加上她好几次来家里劝说,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也就改了。”

  经过大家的努力,田治溪流域的生活垃圾基本清理干净,田治溪恢复原来生机勃勃的面貌,水质得到极大改善。去年10月,田治溪流域断面水质数据显示,氨氮含量在0.358mg/L,高锰酸盐、总磷等指标也达到了II类标准。清澈的河水,也牵动大家的心。现在,张玉玲经常接到群众打来的举报电话,水里有垃圾、废水乱排放……

  一个河长带动了一群河管员,继而带动普通群众。不止于治理河道,他们还对“小微水体”定期整治。这“望闻问切”推动的是全社会思想观念的更新。大家群策群力,共同维护河水常清、水岸常绿。

  张玉玲又要踏上巡河之路了,“不光要眼里有河,更得要心里有河”。张玉玲的感悟,也给生态文明建设以更多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