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网7月13日讯 傅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酷暑难耐的7月里,她在教室里上课,厚厚的镜片后,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黑板。而奶奶已经等在外头,等课间铃一响,就扶她去洗手间。爷爷呢,说不定正在宿舍里给她做饭。

  短发、眼镜、校服,18岁的傅璇和普通的高中女生并没两样,唯一的不同,那也是天生的——肢体一级残疾。

  从1岁多开始,她的生活就和同龄人不一样:为了复健,没上过幼儿园的她,几乎在医院度过了童年;为了读书,小学到高中的这10年,爷爷和奶奶成为她的“守护神”,高中甚至一起住进学校。

  10年,傅璇书写了励志,爷爷奶奶则教会她什么是爱。

  上帝也许对傅璇开了一个玩笑,但她说,自己绝不是上帝扔下的垃圾,她要用行动来诠释!

  别样童年:每个月异地住院 哭着忍痛做复健

  12日11:25,德化三中,暑假班第四节下课的铃声响了。

  没一会儿,傅璇就被爷爷搀扶着,顶着烈日,一步一步走出教学楼。上午的课结束后,同学们都回家了,但她没有,而是回到学校专门安排的宿舍,就在教学楼后面那栋楼的2楼。

  宿舍是傅璇和爷爷奶奶“临时的家”——两张床、几张书桌,有厨房,还有单独的洗手间。平时上午上完课回到宿舍,爷爷奶奶已经做好饭,到了晚上,傅璇就在宿舍自习,夜里和奶奶睡一张床。她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爷爷奶奶一直陪着她。

  “七坐八爬九长牙”,一般的小孩7个月大就能坐,8个月就爬,可小璇到1周岁多时,还不能爬、不会走,也不会说话。奶奶说,当时她刚退休,发现异样后,家人带着小璇到福州看病,专家会诊后说,小璇的病恐怕需要长期做康复训练。从那时起,她就没休息过一天。那时候,小璇还经常会发高烧,每个月都要去住院,家人干脆在福州租房。

  做复健的痛苦是常人难以体会的。奶奶说,小璇小时候也会哭着喊疼,但不做就是害了她,只能忍痛逼着她做。劈叉时,他们会帮她压腿,压在小璇身上,又何尝不是痛在他们心头?

  爷爷奶奶“狠心”的结果是,小璇的身体机能好转,说话流利了,只要扶着墙或工具,也能慢慢地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