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猪养殖业是我国的传统产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猪养殖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粪污问题也给环境保护带来严峻挑战。一些养殖企业致力于应用高科技成果解决粪污问题,取得可喜进步,福建梁野山农牧股份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通过”6·18”平台对接应用IC厌氧技术,年处理畜禽污水8万吨,循环利用生物质燃气发电6万度,将养殖业粪污变废为宝,产出生物有机肥等高附加值产品,走上了生态发展道路。

图一 福建梁野山农牧股份有限公司厂区。企业供图。图一 福建梁野山农牧股份有限公司厂区。企业供图。

  发展遇上了“拦路虎”

  梁野山农牧位于武平县中山镇龙济村,占地10000亩。目前,共有存栏种猪1360头,总存栏12000头,主要经营长白种猪、大约克种猪、杜洛克种猪等的养殖及销售,生猪养殖、果蔬种植及销售等,是福建省科技型企业、生猪标准化示范场、福建省第八轮农业产业化省级重点龙头企业。

  梁野山农牧创办于2008年12月,是在武平县政府招商引资下创立的。“虽然公司股东多,但是一开始选择这一行业的时候大家就达成共识,要重视环保问题。”梁野山农牧副总经理王焕兴说。

  为了处理好农民增收、农业增效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在一开始的工厂选址上,梁野山农牧就做好了规划:场址顺坡有明显的高低差,场地坐北朝南,通风条件好,阳光充足,远离居民区。到2011年,梁野山农牧规模逐渐扩大,成为当地生猪养殖的龙头企业。

  但是,随着企业生猪养殖规模越来越大,粪污的处理问题也越来越严峻。

  “那时候企业每天产生的污水将近120吨,我们主要用于种菜浇果,有的也用车拉走处理,但是到了夏天,猪粪积压在养猪场周围,暴雨冲刷后粪水四处溢流,蚊蝇密集。加上运输车辆在运输途中的滴漏,对环境造成了不良影响。”提及当年的困扰,王焕兴不禁眉头紧锁。

  随后,梁野山农牧学习了国内养殖业的先进办法,采取沼气池处理、三级沉淀池、全漏缝地面深坑式等模式。“用这些手段处理,我们以为能有效解决问题,但后来发现,酵解的过程中产生氨、硫化氢等大量的有害气体,低效的粪污处理技术造成粪污资源的浪费,这是对循环经济生态模式的破坏,也是对环境资源的恶性消耗。”这种做法,很快就被企业股东否决了。

图二 梁野山农牧的养猪场。企业供图。图二 梁野山农牧的养猪场。企业供图。

  “6•18”牵线解决“难题”

  面对养殖业和环保问题的冲突,2011年,龙岩市政府发文要求企业提高企业养殖生猪的质量,为解决环保问题要求企业减少养殖量。这可急坏了当地的企业,减少养殖的量必定损坏企业的利益。

  为了解决难题,梁野山农牧四处咨询技术和设备。“但是我们不知道谁有技术,也不知道谁能提供设备,所以我们只能花费大量的人力精力在网上瞎找。”王焕兴回忆道。

  幸好,在政府的的推荐下,梁野山农牧参加“6·18”,引进了国内知名环保专家邵希豪教授的IC厌氧专利技术,并借助在国内环保界享有很高声望的福建科真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提供的设备,开始风风火火地解决发展难题。

  有了技术和设备后,梁野山农牧采用干粪裂解气化发电和沼液浓缩技术,进行生猪粪污综合处理及高附加值利用研究,通过对养殖场排放的粪污等废弃物进行IC和CSTR厌氧,产生沼气经脱硫脱水后进入储气罐,再经脱硫脱水后进入沼气发电机发电。其产生的附产品优质有机液态肥等,是利用猪粪尿等污水经厌氧性细菌分解、微生物的作用,将作物不能直接吸收利用的复合有机物,转化成简单的速效和缓效的营养物质。

  “项目的研发实施,既对粪污进行资源化高值利用,实现能源清洁生产,同时也减轻了养殖场周围异味的产生对周围环境的压力,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和可持续发展。”王焕兴高兴地说道,“我们位处龙济村,养殖业污染治理是最大的难题,园区采用的种养结合以及先进的治污工艺,无疑对当地的广大农民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资金遇挫政府雪中送炭

  设备的采购、技术的引进,加上招聘人才,为了解决排污问题,梁野山农牧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一开始我们花费了350万引进了科真的设备,虽然后期为我们创造了效益,但是一开始我们只是简单地用设备解决排污,所以并没有发挥最大的功用。”王焕兴介绍说,面对这样的大投入,公司的股东曾多次叫停项目。“那时候我就对大家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必须要发展科技创新企业才能让企业发展又快又好。”在他次坚持下,股东最后还是认可了他的想法。

  但企业资金问题仍然存在,截止2012年4月30日,公司总负债1,164.04万元。为了让企业顺利运行,股东最后协商,拟转让公司80%控股权给本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大北农种猪科技有限公司,剩余20%股份由原股东邱斌持有。

  “整个项目的落地大概投入了一亿四千多万,当时我们根本没法抽出这么多资金来做这个项目。”之后,在县发改局、科技局、财政局、环保局以及畜牧水产局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2014年梁野山农牧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了《IC厌氧技术在养殖业粪污治理中高附加值应用及产业化示范》项目成果转化扶持资金,获得45万元的资金支持。“正是当时获批的这笔钱,才有了终端项目的落地。”王焕兴感慨道。

图三 2017年3月18日梁野山农牧公司召开院士专家工作站项目工作会。企业供图。图三 2017年3月18日梁野山农牧公司召开院士专家工作站项目工作会。企业供图。

  环保始终在路上

  王焕兴介绍,目前国内畜禽养殖污水主要采用常规推流式沼气池或全混合式沼气罐处理技术,处理效果不稳定。出水SS(悬浮固体)和COD、NH3-N(氨氮含量)浓度高,经过后续常规好氧生物处理工艺很难达到环保排放标准。而IC厌氧技术项目工艺核心是高效厌氧净化塔+MAP反应器+EOB反应器+热电联产。高效厌氧净化塔是一种具有全新结构的专用于处理畜禽养殖污水的厌氧塔,该厌氧塔停留时间短,处理效果稳定。

  传统工艺冬季无法给废水加温,大部分设施都存于停运状态。而IC厌氧技术项目的工艺能够利用沼气发电,发电机组的高温尾气进入余热锅炉热交换,产生的热水给厌氧反应器循环加热,提高废水温度,保证厌氧反应器稳定运行,解决了厌氧反应器冬季稳定难题。

  “梁野山农牧希望打造一种“猪-沼-果-鱼”的循环经济生态养殖模式。通过循环用水技术,日处理猪粪水120T,经IC、CSTR、好氧及MBR四道工艺处理后,日生产沼液20-25T和符合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596-2001)的达标水95-100T。随后,用管道将沼液输送到脐橙园的储液池作为生产有机脐橙的肥料,达标水作为脐橙园和周边农田的灌溉用水以及鱼塘用水,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另外,通过生物质气化原理研发的畜禽粪便裂解气化发电技术产生的沼气将作为发电的清洁能源。”王焕兴自信地说道。

  2016年6月,福建梁野山农牧股份有限公司与江西农业大学黄路生院士签订了新建院士工作站合作协议和种猪分子项目合作协议;2017年3月19日,公司院士专家工作站正式揭牌。梁野山农牧提出,在院士专家团队的指导下,力争用6-8年时间培育成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和大北农特色的民族品牌-大北农种猪配套系,以解决我国种猪生产“引种-退化-再引种-再退化”的问题,为我国种猪生产作出应有贡献。

  “今后梁野山农牧还将继续打造‘绿色养猪’模式,追求生态和效益的双赢。”王焕兴最后说道。(辜英 苏婷)

  来源:618海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