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统一”“康师傅”“农夫山泉”“娃哈哈”“王老吉”“达利园”这些食品、饮料品牌,你一定耳熟能详。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品牌都和同一家企业有着密切联系——它就是福建仙洋洋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仙洋洋食品)。

  仙洋洋食品是这些品牌企业的茶粉、茶浓缩液等原料的供应商,其“后花园”是拥有百万亩茶园的宁德。在鲜茶叶资源丰富的闽东,仙洋洋食品却意外地剑走偏锋,在粗老茶里“淘金”。短短几年,它不仅“淘”出了“中国驰名商标”,还“淘”出了福建省茶黄素提取技术的空白。

  酶的“枷锁”

  宁德市周宁县是全国重点产茶县之一,也是闽东的高山茶区。全县平均海拔800米,县城海拔880多米,居福建省之冠,有着“高山明珠”之称。临海高山的特殊地理条件和巨大的海拔落差,造就了这里的旖旎风光,也为茶叶生长提供了天然条件。

  仙洋洋食品就坐落于此。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但2011年以前,作为公司的研发经理的肖庆翔却并没有感受到这种优势。

  “宁德茶叶深加工的技术水平有限,特别是生产茶叶深加工产品必备的酶,早期一直被国外垄断着。”肖庆翔所说的酶,是指具有生物催化功能的高分子物质,与其他非生物催化剂相似,酶的催化反应速率极高,可在工业中广泛应用。作为公司的研发经理,肖庆翔曾一度困囿于国内有限的酶提取技术。他介绍,早期市场上每公斤酶的价格高达1000-2000元,即便到了近几年,酶的价格也在每公斤300-600元之间。

  而仙洋洋食品主产茶浓缩液、速溶茶粉和非茶类植物提取物三大系列产品,每个系列产品的生产过程都需要使用大量的酶。显然,即便是每公斤300-600元的价格,对于仙洋洋食品来说,成本依然不是一笔小数目。

  “在企业技术改进之前,按照干物质计算,一克酶的成本大概需要0.6-0.7元左右,这个成本不利于企业提高效益,对于茶叶深加工企业的产业化也是一个障碍。”仙洋洋集团总经理陈侹说,受限于酶的价格,再加上仙洋洋食品在茶黄素提取技术上也一度难以突破,公司每年的茶黄素产量不足30吨。

位于宁德市的仙洋洋生物科技产业园。(企业供图)位于宁德市的仙洋洋生物科技产业园。(企业供图)

  一把“金钥匙”

  酶的“枷锁”如何打破?仙洋洋食品通过中国·海峡项目成果交易会(以下简称“6·18”)找到了答案。

  2014年,仙洋洋食品借助“6·18”平台,与天津科技大学成功对接了“年产100吨天然茶黄素产业化新建项目”。该项目通过天津科技大学转让的“一种茶黄素的制备方法”发明专利,解决了之前制备茶黄素过程中,用酶成本高的问题。

  走进生产车间,在成排的、巨大的瓶瓶罐罐中,就可以探访到这种技术的实际应用。

  “首先,要把采摘来的茶鲜叶进行破碎,然后放入提取罐,加入纯水,在90度的温度下,泡上一个小时。”在肖庆翔眼里,这道复杂的工艺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泡茶”,但这“泡”茶,泡的不是贵如金的细嫩芽叶,而是茶人、茶商不喜欢的粗老茶。它们不来自人工采摘,而来自机器收割。

  浸泡后,“茶水”冷却到一定温度便可以加入酶进行酶解。与以往的制法不同,这些酶是从蓝莓、枇杷、梨子等植物的汁液中提取而来,不仅成分天然,而且大大降低了酶的使用成本。

  此后,“茶水”还要经过渣水分离、沉淀、大孔吸附树脂、喷雾冷冻干燥等多道工艺不断提纯,最终提取出晶体状茶黄素。“这其中,喷雾冷冻干燥是该项目的技术重点和难点,经过冷冻,茶黄素半成品能做到与空气绝缘,最大限度地提高了产品的质量和稳定性。”肖庆翔欣喜地说,利用这项技术,仙洋洋食品已经能提取纯度高达65%的茶黄素,而酶的成本反而降低至每克0.1元-0.2元!

  项目于2014年11月建成投产,第二年就为企业新增了2180万元产值,也填补了福建省茶黄素提取技术的空白,有效促进了福建省茶叶深加工行业的发展。

  尝到了甜头,仙洋洋多次参展“6·18”,参加“6·18”项目对接活动,先后对接“膜分离和膜浓缩技术提取鲜茶浓缩汁”、“膜分离和膜浓缩技术提取鲜竹浓缩汁”等多项科技成果,和天津科技大学、福州大学等高校建立了长期产学研合作关系。2016年第十四届“6·18”,在省科协、宁德科协的协调推动,仙洋洋食品更是成功与中国工程院朱蓓薇院士对接,签订了“高端功能性保健食品开发”技术项目合作协议,并联合建立“国家海洋食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仙洋洋产业化基地”。同时,公司也加强科研投入,先后有“一种保鲜茶的制作方法及其制品”“一种茶叶制品的制作方法及其产品”“一种茉莉花茶及制备方法”等多项专利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公司还成为“茶浓缩液”、“茶粉”国家标准的起草与制定单位。

仙洋洋食品已经成为国内许多品牌企业的茶粉、茶浓缩液等原料的供应商。(企业供图)仙洋洋食品已经成为国内许多品牌企业的茶粉、茶浓缩液等原料的供应商。(企业供图)

  “淘金者”的“致富经”

  之所以称仙洋洋食品为“淘金者”,是因为除了茶黄素提取,仙洋洋食品用于深加工的茶叶,基本都取自于价值不高的粗老茶。

  在“百万亩茶园涉及百万人”的宁德,茶农众多,茶叶年产量大。但受制于制茶工艺的要求,除去贵如金的明前茶,夏秋季的粗老茶往往难以卖出好价格。而闽东100多万亩茶园的产量里,有2/3是粗老茶叶。

  “粗老茶、茶叶梗,还有做茶叶过程中筛下来的一些残次茶叶,这些对于茶农来说,价值不高,它们会被大量填埋浪费掉。我们做的,就是把这些废弃茶叶的有效成分提取出来。”陈侹介绍,仙洋洋食品生产茶浓缩液、速溶茶粉、提取茶黄素使用的茶叶,均来自当地茶农的粗老茶。“用量大的时候,一天需要消耗近百吨茶叶。”

  事实上,按照仙洋洋食品目前的产量估算,企业每年需向当地茶农购进约2万吨茶叶,这无疑给茶农的增收打开了一条新路子。

  带动增收的同时,仙洋洋食品也在粗老茶里“淘”到了品牌和财富——企业不仅把“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国驰名商标”、“国家重点新产品”、“福建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 福建省创新型企业”等荣誉悉数收入囊中,产品也走出国门,远销北美、南美、东南亚的众多国家。

  不仅如此,公司还与国内的康师傅、娃哈哈、农夫山泉、今麦郎、达利园等食品、饮料品牌结为合作伙伴,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茶浓缩液制造商。(蒋巧玲)

福建仙洋洋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企业供图)福建仙洋洋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企业供图)

  来源:618海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