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我们冒着小雨来到位于福州马尾的宏东食品有限公司。在公司会议室,宏东食品董事、硫酸软骨素项目核心团队的负责人郑金钗,给我们讲述了宏东食品与鱼骨十年来的“那些事”。

图一 宏东食品生产的硫酸软骨素产品。郭晓楷摄。图一 宏东食品生产的硫酸软骨素产品。郭晓楷摄。

  发现鱼骨中的“财富”

  “谈到软骨素项目,不得不说我们兰平勇董事长与李健副董事长。”郑金钗一开口就说道。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兰平勇先生放弃了福州市连江县供销社的工作,只身前往巴西经商,在海外经历了七年的磨练和财富积累。1999年,他回到福州创办了福州宏东远洋渔业有限公司。

  创立初期,宏东远洋渔业主要从事远洋捕捞的业务。兰平勇先生与当时从事水产品加工的李健先生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两人性情相投,决定一起进军水产品加工行业,并于2006年创立宏东食品。因为长期与日本公司合作,兰平勇先生和李健先生都发现:日本公司对鱼骨似乎情有独钟,多次大量采购鱼骨。在国内,鱼骨通常都是水产品加工的边角料,是废品,处理价格低廉。日本公司收购没用的鱼骨做什么?这不禁令人好奇。

  经过考察,他们得知日本公司采购鱼骨是要从中提炼出软骨素。他们立即着手翻阅文献,查看相关资料。这才发现,软骨素的药用价值极高。硫酸软骨素为一种酸性粘多糖,是眼组织中的重要成份之一,具有促进角膜水分代谢和改善作用,适用于视疲劳、干眼症;可用于治疗神经痛、关节痛、腹腔手术后疼痛等;还可应用于化妆品以及外伤伤口的愈合剂等。深海鱼软骨中的软骨素还有抗肿瘤的作用。软骨素可生产为胶囊、针剂等,售价都十分高昂,当时市面上一盒仅含有30%硫酸软骨素的胶囊药品,售价就高达2000多元。

  6·18平台对接智库

  发现商机后,宏东食品就开始研发并提炼硫酸软骨素。刚开始,他们找到广西一家公司,由对方提供技术支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宏东公司已经能够从鱼骨中提炼出部分硫酸软骨素,但由于当时的技术不成熟,硫酸软骨素纯度不够,达不到业内标准。日本公司只愿意以低廉的价格收购宏东提炼的硫酸软骨素。

  “2008年开始,我们提炼出的硫酸软骨素已达到保健品的要求,但是股东却不愿意投入大规模生产。”宏东公司董事长秘书陈忠杰的介绍,引起了记者的好奇。

  陈忠杰解释:“公司的股东大多是在海边出生长大的,对大海有着深厚的感情。虽然公司提炼的硫酸软骨素已经达标,但是在提炼过程中产生的污水排放、气体污染等问题还无法完全妥善处理,一旦投入大规模生产,必定会对海洋环境和生态造成极大的影响。在没有处理好这些问题前,不能进行大规模生产。这样的钱再多,我们宏东也不赚。”

  “说到这里,还真得感谢6·18这个平台,为我们的研发开辟了一条捷径。”陈忠杰说道,“2013年,通过6·18平台,宏东食品与福州大学药物生物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签署了合作协议,建立了长期的产学研合作关系。”

  陈忠杰介绍,该项合作已经持续3年多,福州大学药物生物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利用新工艺、新技术提炼高纯度硫酸软骨素,双方合作开发建设年产40吨硫酸软骨素制品及其衍生产品。这项技术目前已经完成实验室成果和中试部分,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并且对生产造成的环境问题也有了妥善的解决方案,正在向有关部门申请专利。

  海洋龙头企业的崛起

  经过多年的发展,宏东渔业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一家集远洋捕捞、远洋渔业基地运营、冷链物流服务、水产品加工、海洋生物为一体的具有完整产业链的远洋渔业企业,是我国捕捞方式最全、产品种类最为丰富的企业之一。

  “目前,宏东渔业股份有限公司在非洲西部的毛里塔尼亚投资2亿美元,建设中国在海外最大的综合远洋渔业基地,有码头、冷库、加工厂、鱼粉厂、修船厂、海水淡化厂、制冰厂等一系列厂房,为当地解决2000多人的就业问题,成为我国渔业‘走出去’的标杆性项目。国家农业部、驻外使领馆给予宏东高度的赞赏,并将“宏东模式”作为范本向全国推广。”陈忠杰激动又自豪地介绍。

  正是由于宏东渔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发展壮大,才能源源不断地为宏东食品的硫酸软骨素项目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我们首批硫酸软骨素产品主要以胶囊类的保健品为主,纯度可高达85%以上。”宏东食品品管部副经理陈燕,向我们展示了“海思源牌硫酸软骨素胶囊”样品。

图二 宏东海洋生物产业园效果图。企业供图。图二 宏东海洋生物产业园效果图。企业供图。

  陈忠杰介绍,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公司将在连江建设“宏东海洋生物产业园”,项目投资达到15000万元,将引进软骨素原料生产线、硫酸软骨素——胶原蛋白联产生产线及保健品生产线,预计年产40吨硫酸软骨素、20-30吨以上硫酸软骨素保健品和10吨以上的胶原蛋白类产品,年产值达2-3亿元。

  从鱼骨中发掘财富,宏东食品“变废为宝”,十余载精耕“硫酸软骨素项目”,打造了一艘驶向大健康产业的“巨轮”。(辜英 郭晓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