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刚,台盟 漳州市龙轴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台盟 漳州市委会副主委。

    作为来自漳州台盟的盟员,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个人层面的道德准则: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很有感触;习总书记提出四个自信中:文化自信;以及文化统战理论;包括对党外广大知识分子的高度评价和关爱,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文明成果根本的创造力,是民族历史上道德传承、各种文化思想、精神观念形态的总体;其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我们台湾民主自治台盟在这方面有着深厚的传承。

  小学课文许地山的《落花生》文章中那位不苟言笑的父亲,虽然只是普通的花生,父亲却从中看出了不张扬、不肤浅的品质,并教育孩子们“要像花生,因为他是有用的,不是伟大、好看的东西。”这位父亲,就是台湾近代爱国诗人许南英。

  许地山先生(1893~1941年)台湾台南出生,甲午战争后3岁的他随父亲许南英,落籍龙溪(漳州);幼年在龙溪长大,在福建漳州生活有8年,后留学欧美在北大做过教授,1935年在香港大学中文系主任七年;位于芗城区新华东路管厝巷的许地山故居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作为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先驱者之一,是中国现代文学巨匠。许地山先生的身世、事业与侨台渊源甚深,对侨台文化具有重要影响。党史研究发现:中国第一首无产阶级革命歌曲《赤潮曲》,1923年在北京由瞿秋白作词、许地山谱曲共同创作完成;包括1988年凌子风导演,刘晓庆 姜文主演电影《春桃》,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而成,反映30年代北京妇女解放生活。

  1935年许地山去了港大以后,进行了翻天覆地的改革,把港大原本传统的、“八股”的教学改为文学、历史、哲学的分科,又把艺术史与社会学、人类学的做法引进了香港大学中文系。从那时开始,港大的全部课程起了很大的变化。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许地山更是义无反顾地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走出书斋,奔波于香港、九龙等地,在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讲,帮助流亡青年补习文化课,还在报刊上发表了《七七感言》、《造成伟大民族底条件》等杂文,宣传抗战,反对投降。1941年8月4日下午2时,他心脏病再次复发,英年早逝,年仅49岁。噩耗传出,第一个送来花圈的是宋庆龄。梅兰芳、郁达夫、徐悲鸿、茅盾、老舍、冰心等许多知名人士送了花圈、挽联。当天,香港所有的机构和学校下半旗,港九钟楼鸣钟致哀!9月21日香港文化界400多个团体近千名代表举行“许地山先生追悼大会”。国内及新加坡等地也都隆重集会,痛悼这位新文学运动的先驱者、爱国者!!

  他对印度文学作品的译介和研究,为中国的外国文学研究和中印文学比较研究做出了开拓性贡献。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评价其《印度文学》说,“篇幅虽然不算多,但是比较全面地讲印度文学的书,这在中国恐怕还是第一部。”华侨领袖赵朴初为其自传题写书名。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李焯然评价:许地山其实是一个知识面很广的学者,通英文、法文、德文、日文、梵文,还有希腊文,受过传统的国学、宗教学、社会学、人类学的训练。他是早期研究中国宗教的一个开途者,打开宗教研究途径的一个学者,而且是引进了西方的科学理论和人类学的知识来进行宗教研究的一个学者。他身后散落在香港大学图书馆、澳洲国立大学图书馆的中英文藏书愈加显得重要。但到今天,他的研究路线、研究方向,在中国其实还没有人去继承。

  为此漳州台盟、漳州侨联为进一步发扬其爱国爱乡精神,开始推动许地山文化研究进入深广领域,联合海内外学界、乡贤、宗亲力量,致力于共同挖掘、收集整理许地山文化历史文献,整合多元研究方法,阶段性发表研究成果,在海内外两岸三地以及东南亚重新擦亮许地山文化的璀璨名片。

  引领 “许地山文化”嵌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导爱国多元化社会思潮,通过其传统文化来感召统一战线的多样性;这些感受和学习体会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