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当前企业融资难与贵问题在哪?

2014年8月19日14:42价值中国网

  政府对金融市场管制与参与过多、有效的市场价格机制不成熟,使投资炒作的房地产市场过于发达而让大量金融资源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流入房地产资产。

  8月5日新金融十条终于以国务院的文件方式公布。而这个文件的核心就是如何解决好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三农行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可以说,尽管当前企业融资成本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宏观经济因素又有微观运行问题,既有实体经济因素又有金融问题,既有长期因素又有短期因素,政府也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全面深化改革,但是深化改革切入点在哪里,还是不清楚的。只有把握深化改变的核心,这样才能让问题迎刃而解,否则,仅是注意一些技术性问题,要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不可能的。

  首先,我们应该知道,中小企业特别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而是世界各国的普遍现象。因为,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融资问题就是一个对企业的风险定价、风险评估的问题。而中小企业刚发展或产生,无论是其经济实力、财务状况,还是企业信用状况、所具有抵押资产等方面,都与大企业不可同日而语的。在银行看来,中小企业不仅信用风险高,而且银行经营其业务的成本也高。出于信用风险及业务成本的考虑,银行当然是不愿放款给中小企业。即使放款给中小企业,其定价也会高。因此,针对这种情况,不少国家就专门设计了不同的辅导机制,以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困难的问题。但这些辅导机制多以是政府部门来做,而不是银行来做。

  但是,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可能比其他国家更为严重。因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是中国特有的。一方面,中国的金融市场是一个不成熟的市场,有效的市场价格机制还没有形成,政府对市场管制及干预随处可见。在这样一个由计划经济向市场转型的金融市场,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企业,国有占支配地位。在这种情况下,金融资源当然容易流入国有企业。同时,由于有效的市场价格机制没有形成,金融资源的配置往往不是通过价格机制来配置,而是通过政府的权力来配置。而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多以是民营企业,除非他们用金线买通权力,否则他们离政府权力太远,要想获得金融资源自然是不容易。

  还有,由于政府对金融资源的严格管制及过度参与,政府不仅可以向它倾向性企业及行业直接注入金融资源,也可以利用政策的方式来保护它所关注的行业及企业。在这种情况下,表面上金融市场资源是在价格机制下运行,实际上在政策及制度保护下,这些金融资源很难流入中小企业。即使有流入也会增加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比如说,目前存款利率之所以不放开,或不逐渐放开,就是刻意保护国有为主导的银行。可以说,只要政府对金融市场过多管制,市场的价格机制没有形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无法得以解决。

  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的问题另一个重要方面是目前国内房地产经济过度发达,或中国产业结构完全“房地产化”,从而使得大量的金融资源流入房地产市场,沉淀在房地产的增值上。可以说,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由于政府的房地产政策鼓励居民过度炒作住房,这不仅造成了国内信用过度扩张,及过度扩张的信用有50%以上沉淀住房增值上,也造成了国内金融市场的融资成本全面上升。试想,中国版的质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所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比如美国量宽政策所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美国过量的流动性则把金融市场利率推到了极低的水平,而且这种极低利率水平一起维持了5-6年。但是中国过量的流动性不仅也没有让金融市场的利率水平降低,反之越来越高。也就是说,如果金融体系流出的资金只是进入某种资产并推高其资产价格,或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仅是涌入房地产,那么金融市场融资成本岂能降低?

  可以说,这次国务院出台的新金融十条,对上述两个问题涉及不多,仅是提倡深化金融市场改革,但是深化金融市场改革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从哪里入手,利率市场化什么时候达到都没有提及。更不说解决后一个问题了。比如,最近地方政府救楼市都强制银行用优惠信贷政策重新又把房地产市场价格炒高,中央政府不出来制止而是默认。在这种情况下,国内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如何可解决。

  而新金融十条所提及的一些鼓励银行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的政策,多以是技术性。比如说,定向降准、允许设立民营银行、缩短融资环节降低融资成本等方面。但是,在当前这个大环境下,这些技术性政策所起到作用是十分有限的。比如说,一些中小企业或小微企业从银行获得低成本的贷款之后,不是投入实体经济,而是以协议贷款转让到房地产企业,有些则用于炒作住房。因为,把这些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所获得收益远高于中小企业从事实体投资的收益。在这种情况下,定向降准所起到的作用是适得其反。可以说,只要存在远高于从事实体经济收益的房地产,那么要阻止大量流入房地产市场是不可能的。金融市场资金成本也会在这过程中推高。

  可见,当前国内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核心是政府对金融市场管制与参与过多、有效的市场价格机制不成熟,使投资炒作的房地产市场过于发达而让大量金融资源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流入房地产资产。如果这两大问题不解决,其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根本不可能的。特别是仅是从技术性角度来改革,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可能会面临更大困难。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